图片 1
朱锡林早期作品

  杨青是画家,也从事美术理论研究,发表过多篇美术研究学术论文,还写过许多颇有见地的美术评论文章,赢得业界好评。

中新社香港7月10日电
香港画家王无邪早期作品展“追梦者”7月10日至8月31日在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举行。展览展出王无邪于1956年至1962年期间创作的22幅作品。

图片 2

图片 3器材:松下FZ50GK[Panasonic数码相机]时间:2007-11-23
13:45:14快门:1/200光圈:F/4.0焦距:7毫米感光度:100图片 4器材:松下FZ50GK[Panasonic数码相机]时间:2007-11-23
13:55:47快门:1/125光圈:F/2.8焦距:8毫米感光度:100图片 5器材:松下FZ50GK[Panasonic数码相机]时间:2007-11-23
14:27:02快门:1/30光圈:F/3.6焦距:28毫米感光度:125

  
  气功水墨的疗养效果
  
  朱锡林说,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画,看着看着心情就会舒畅起来。他说这是他气功水墨画的磁场效应。这话有点玄乎,我不懂气功,不过我看他的画倒是觉得有几分心旷神怡的感受。
  
  “我的水墨救过人呢。”朱锡林笑眯眯的说,“我心情不大好的时候就看自己画的画。有一次,我遭受别人的恶毒攻击心情不太好,就去城隍山走走,遇见有一
对母女,女儿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一样。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女儿晚上失眠,已经半年了,有点神经病了。我走过去,给她看我画的梅兰竹菊书签,问她觉得怎
么样,她说这个画得好啊。于是我把书签送给她,再后来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痊愈了。用气功画画,画中有磁场,这个磁场让大脑休息。她天天看的话,失眠就能
解决了。”
  
  尽管这一辈子几次三番遭到流氓地痞的恶毒攻击,朱锡林说起话来依然如一个涉世未深的孩童那样单纯,就像清水芙蓉般不染世故。他把心爱之画送给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还怀揣着用文化艺术来构建和谐社会的理想……这就是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天性吧。

  杨青的艺术创作以国画工笔人物见长,兼攻花鸟,其作品题材丰富,以表现女性及山村生活题材为主。

展览名“追梦者”与其中一幅参展画作同名。该作品为创作于1958年的水彩纸本画作,以针笔勾线,画中身穿睡衣的年轻人为追寻梦想正跨出家门。年届八旬的王无邪在10日的展览开幕礼后对记者表示,入行时自己曾立志做诗人和文学家,即谓“追梦者”。

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黑白分明对比强烈或者色彩丰富鲜明靓丽的线描画,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也和我一样喜欢这样的画。
今天发一幅早期的画作,额,细节还处理的不是特别好,大家别介意啊。
所以说啊,世上天生的能人只有极少数,要想画得好,还需要勤加苦练,多看多画多请教,日积月累,总有一天你也能信手拈来,轻松画出好作品。

图片 6

  画家善于从民间艺术、西洋艺术中汲取营养,创作手法细腻、严谨,在写实与抽象两方面均有丰富的表现力,意境深邃,耐人寻味。

王无邪曾创作一系列与梦境相关的风景画,往往带有幻想世界或世外桃源的象征。在他的后期创作中,亦有部分作品与此类早期画作互相呼应。

  杨青家学渊源,其祖父是一位画家。杨青说:“由于祖父是画家的原由,我从小就爱好绘画。我在心里常常被自然界美好的事物所感动,每到这时,我就想拿起笔来画画”。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馆长姚进庄谈及举办此次展览的缘由时表示,王无邪是香港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他的早期作品很少对外公开。王无邪的作品风格多样,他深谙上世纪中期的西方潮流,但并不对其盲从,作品借鉴西方想法再与香港的日常生活相融合。

  杨青崇拜文学家沙汀,其大学毕业论文就是写沙汀文学作品的人物分析,也正是丰厚的文学修养,使其绘画艺术创作更具内涵和魅力。

姚进庄相信好的艺术作品除了具有时代性,也能穿越时间,希望在半个多世纪后,借助展览将王无邪年轻时的想象力呈现出来。

  由于杨青对美术理论有研究,使其对绘画艺术的认识有个人独特见解。杨青指出,在文艺概论中,有一个重要论点:形象大于思维。就是说,艺术家脑海中的形象感性认识居多,躁动不安的激奋促使艺术品的诞生,形象所带来的理性的观念为艺术家始料不及。

据介绍,此次参展画作包括水彩和双头笔的写生、带卡通风格的绘画、棋盘状构图的风景画、纪实的日常人像等。

  杨青认为,存在就是合理。万千无规则的复杂的艺术感觉勾兑出各种艺术现象,无疑都表达了创造者的情绪,引发出来的是欣赏者的情绪,换言之,是欣赏者的再创造。因此,任何文化现象,不过是人类所留下来的关于自身的痕迹而已,即客观的主体留下了主观的客体,它既是物质与精神的,又是肉体与灵魂的。

  杨青的作品注重内涵,不拘泥于表面具体所指,而是把审美触角指向更深的内涵,更广阔的外延,体现出艺术作品的移情作用。

  杨青的艺术创作实践和美术理论研究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这也是杨青与其他画家不同之处,也正基于此,使其艺术创作风格独特并自成一家,也为成就其艺术作品具有永恒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