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近日,澳大利亚人报》的一则漫画引发了当地原住民的怒火。

图片 2

中新社布里斯班5月27日电 题:澳大利亚原住民“Law”姓家族的中国寻根之梦

阿纳姆地土著这块土地是世界上最后为数不多的未被现代文明污染的处女地之一。它人口稀少,且绝大部分是原住民,其土著文化被基本完好地保留了下来。Didjeridu乐器发源于阿纳姆地,这里也因其独特、原汁原味的土著文化艺术而闻名于世。
阿纳姆地(Arnhem
Land),位于澳大利亚北海岸线半岛地区,沿海多港湾,拥有的辽阔土地有着长长的海岸线,无人的岛屿,充溢着大量鱼群的河流,是世界上最佳的钓鱼场所之一。阿纳姆地一直为澳大利亚土著民族所占领。对于非原住民来说,如果想要访问这里,只能获得邀请之后才行。图片 3
阿纳姆地的人类居住历史可追溯到5万多年以前,是在4万年到6万年前从非洲和亚洲迁徙而来的,该地区的雍古族人至今仍过着半传统的生活。最为出名的是雍古族的“鳄鱼猎人。图片 4雍古族原住民猎手抓到一条小鳄鱼,抓起来抬过自己的头顶。图片 5雍古族原住民猎手RoyGaykamangu扛着一条刚刚被自己射死的鳄鱼。图片 6澳大利亚东阿纳姆地原住民保留地,雍古族原住民猎手RoyGaykamangu和自己的儿子Marcus狩猎鳄鱼。图片 7澳大利亚东阿纳姆地原住民保留地,雍古族原住民猎手RoyGaykamangu三岁的孙子Johnny看着刚刚猎杀的鳄鱼和澳大利亚特有的蜥蜴。图片 8澳大利亚东阿纳姆地原住民保留地,雍古族原住民猎手RoyGaykamangu切割一条刚刚猎杀的鳄鱼。图片 9图片 10澳大利亚东阿纳姆地原住民保留地,雍古族原住民猎手RoyGaykamangu将刚刚猎杀的一条澳大利亚特有的蜥蜴放入火中烹制。
在1788年英国开始殖民时,至少有 30 万原住民居住在澳大利亚,讲大约 250
种语言。有80 多个土著语族生活在北领地,至今仍存在约40 种土著语。
最大的语族包括红色中部的阿伦特语、皮詹塔佳若语(Pitjantjatjara)、沃皮瑞语和阿纳姆地的雍古语。
北领地约
50%的地域是原住民的保留地。图片 11

Aboriginal Memorial, Various Artists, 1988, Wood and Pigment, Height:
c.327 cm, National Gallery of Australia, Canberra

澳大利亚;生存状态;漫画;少年;白人

上班累了一整天,如果回到家能像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那该有多好?住宅设计公司WA
Country Builders 将澳洲的原野风味带入居家。

中新社记者 陶社兰

澳大利亚原住民纪念碑,多名艺术家,1988年,木头与颜料,高度:最高约3.27米,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堪培拉

近日,《澳大利亚人报》的一则漫画引发了当地原住民的怒火。在漫画中,一名高大的白人警察一手拿警棍,一手揪住一名原住民少年的衣领,对手握酒瓶的少年的父亲说:“你应该坐下来和你儿子谈谈个人责任问题。”而醉醺醺的父亲回答说:“那好吧,他叫什么名字?”澳大利亚原住民土地委员会的一名负责人看完漫画后难掩心中的愤怒,他说:“这分明是把我们看作二等公民,难以相信《澳大利亚人报》这样的全国性报纸会如此侮辱我们原住民,这等于点燃了种族主义之火。”

室内大量使用了原木纹理浓厚的木家具,大地色系的沙发、地毯和织品等,最后搭配上那片浅色木地板,整个居家空间变得充满自然气息,令人感到舒服放松。

一早,67岁的澳大利亚退休老师布伦达就开始化着原住民的传统妆,她要去参加“Law”姓家族的聚会。为了这次聚会,她特地学了一首闽南语歌曲《厦门亲像一首歌》。她说,她的祖先是来自厦门、名叫“John
Law”的中国人。“厦门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中国血脉是我们家族的一部分。”布伦达说。

1988年,是欧洲人移居澳洲200周年。在国家的官方举行庆祝时,很多澳洲原住民利用这个场合纪念过去的悲剧,也标明现在的不平等。来自中阿纳姆地(Central
Arnhem Land)的一群艺术家,包括Paddy Dhatang、George Milpurrurru、Jimmy
Wululu和David
Malangi等人,他们创作了这个纪念碑来铭记过去,同时庆祝原住民恢复地位。

此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播出的一则调查报道显示,一些北领地的原住民少年犯被狱警脱光衣服殴打、喷催泪瓦斯,更有一名少年被捆绑在机械束缚椅上,并带上“防吐面罩”。报道一经播出全澳舆论哗然,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巨大压力下宣布成立皇家委员会,独立彻查北领地狱警涉嫌虐待囚犯问题,这也让多年来一直存在于澳大利亚的原住民问题再次受到关注。

屋主们也可以参考看看案例中的卧室,即使只是在床头安装几块木板,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又或者,参考边间的小客厅,将岩石嵌入灰泥墙中,混搭上了大地色涂料的墙面,可以立即营造出林中小屋的氛围,又不至于冰冷。

今年清明节前,一座纪念170多年前三百名“厦门牧羊人”的华人纪念碑在昆士兰州圣乔治市落成。看到新闻,布伦达想起了一直以来深埋心底的寻根之梦。从小,她听外曾祖母、祖母提起过自己有中国血统。刚巧,她在一个论坛上认识了布里斯班的中国留学生唐先阳。这位热心的山东小伙子,联系上厦门的罗氏宗亲会。根据宗亲会提供的信息,在东南亚以及澳大利亚,“Law”都翻译成“罗”。而且,John
Law在香港登船时,签名用的是“Law”姓。唐先阳的发现给了布伦达信心。

纪念碑采取了200具传统棺材的形式,这种棺材又叫dupun,由中空圆木制成,每一根代表欧洲人在此定居的一年。每具棺材都是独特的,装饰有部族的符号和艺术家们的梦想。阿纳姆地艺术家们采用红、黄、黑和白色图案样式,由赭石、高岭土和石墨中提取出颜料。每具棺材上绘画的风格与艺术家的社会组织和形式有关,实际上,这是他们自己的版权或是独有的部族符号。动物、禽鸟和花样的设计都可上溯自祖先。

数据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欧洲人刚开始移民时,原住民有约250种语言,但现在只剩下120到145种,其中绝大多数属于濒危语种。原住民男性的平均寿命约59.4岁,女性约65岁,比其他族裔澳大利亚人平均寿命少了17岁。根据2011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澳大利亚有原住民约67万人,约占总人口的3%,但青少年进少管所的几率比其他族裔高很多,犯罪人口占了全国犯罪人口的1/3。最近10年来,原住民的犯罪率上升了52%。

图片 12

驱车一个小时,记者和布伦达到达昆士兰世纪湖公园,参加“Law”姓后代的家族聚会。在“LAW
FAMILY
REUNION”的标牌下,陆陆续续汇集了70多位男女老少,有的家庭甚至驱车4、5个小时赶来。100多年来,这个家族目前已有250多人。他们之间有些人并不相识,但一见面,就是亲人。是血脉的相通和寻根的愿望,把他们联结在一起。

200具棺材放在一起,构成一个博物馆的空间,这个空间被转换、注入了原住民的精神。这件作品同时向原住民和世界发言,向过去和现在发言,向传统和创新发言。尽管原住民纪念碑由棺材构成,它却强有力地表达出生命的力量。

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老国会大厦如今是座博物馆,馆前的草坪上搭建着几个破破烂烂的帐篷和一座被涂成红黑两色的方形木屋,木屋上写着“原住民大使馆”几个醒目的大字。1972年,澳大利亚原住民在这里建起“大使馆”,为自身的土地和文化等权利与联邦政府和议会作抗争。

图片 13

从族谱上,记者看到,John Law是布伦达的外曾祖母Kitty
Law的父亲。Kitty的结婚证上显示,JohnLaw是厦门人。2008年、2010年,“Law”姓家族曾举办过两次聚会。第一次团聚后,家族成员们开始意识到发掘先辈历史和文化的重要性。他们的祖先是谁,“Law”家族还有哪些尚未联系到的后代?他们又生活在哪里呢?

更多艺术堂奥,前往 ArtsHowTo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由于原住民顽强的抗争和国内外的各种压力,澳大利亚政府不断修正其对原住民的诸多不公平政策,1972年“白澳政策”被废除,“原住民大使馆”也于1995年被国家遗产登记署纳入作为原住民政治奋斗的遗迹。然而,所有这些都难以改变原住民长期以来被迫形成的生存状态。他们中的一些人依然不得不在旅游景点摆起一个个小摊,在身上涂着五颜六色的花纹和斑点,演奏着本民族的乐器,以赚取游客的小费。还有很多人生活在远离城市、白种人不愿靠近的蛮荒地带。

图片 14

种种疑问,让他们开始搜集资料,也得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布伦达总问我一些关于中国的事情,从生肖到习俗等等。她告诉我,她属兔。”唐先阳说,得知圣乔治华人纪念碑是由昆士兰福建同乡会建立的,唐先阳找到会长唐佳威,希望他们能帮助布伦达完成心愿。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部分译自《30,000 Years of
Art》,纯属个人爱好,英文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by
郑柯-Bryan】

一份最新的报告显示,原住民要想在澳大利亚获得白人那样的成功,就必须面临丧失民族文化的风险。这份报告披露,一半以上接受调查的原住民感觉自己在澳大利亚不受欢迎,90%的原住民认为自己在白人眼里根本就不重要,只有16%的原住民认为白人试图了解他们的文化。

图片 15

聚会当天,唐佳威和一对住在布里斯班、来自厦门的华人夫妇一起,参加了这次特殊的“Law”姓家族聚会。丈夫刘劲松送给布伦达一只前世界乒乓球冠军、厦门人郭跃华签名的球拍。接过礼物,布伦达一直拿在手上,舍不得放下。太太石幼贞特意为布伦达煮了一碗厦门汤圆。“汤圆代表团圆,祝愿布伦达有机会能跟厦门亲人团聚。”她说。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人民日报堪培拉10月27日电)

图片 16

百年沧海桑田,这些“Law”姓家族后人已很难找到祖先的痕迹,但中国人的血,始终流在他们身上。有人拿过纸质餐盘,请记者把中文的“Law”字写在上面。他们要挂在家里,作为纪念。

Like this:

Like Loading…

图片 17

在唐先阳的吉他伴奏下,这一老一少–澳大利亚原住民老太太和中国山东小伙,用闽南语共同唱起《厦门亲像一首歌》。“祖先们好像就在天上,静静地注视着我们。”布伦达说。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