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sohu娱乐 进贤京剧神童被生父“抢”回家

图片 1

老话说的好,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行的。这话虽然老套,但在很多时候和场合都适用。因为没有钱,你可能丧失了很多改变自己人生的机会。

“拍《芳华》这次的感觉特别好,好像自己做了一场梦,睡得特别沉稳、特别香。拍完后,要从这个梦里醒过来,特别不愿意。”

1.总是觉得自己没时间

     
“我好忙啊”“我没时间”,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大多数人拒绝做事最常用的理由吧!现在不管是学生还是工作者,都觉得自己学业繁重,工作压力大,上次准备带我上三年级的表妹去她一直想去的游乐园玩,她竟然拒绝了我,理由是“她没时间”。

     
我理解高考生和刚进入职场人的忙碌,但是如果你不是身兼多职或者是公司高管,那么“没时间”只是你推诿的借口罢了。

     
 读研的时候因为课程特别多,研究生学会的学姐到我们宿舍招生的时候我们以没时间拒绝了,学校的勤工俭学项目我也拒绝了,反正只要是不强制参加的活动我都拒绝了,包括我之前一直坚持的写作,我也放弃了每日码字的习惯。我一直在想课程这么满,除了双休一点时间都没有了,而且还要写论文。

     
 就在我和一个室友以没时间拒绝了所有的活动时,我的另一个室友参加了学生会,报名了“三助计划”,每个星期都去健身房锻炼,参加了我们学校晚会的舞蹈排练,还坚持每天晚上睡觉前扇贝英语单词打卡……期间她还经历了和男朋友吵架分手和失恋。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们上着一样的课,住在一样的宿舍,但是她的生活就像开挂了一样,而反观我和我那个什么活动都没参加的室友,我们貌似除了按时上课什么都没做好,上了一星期课后我们双休也根本无心学习,论文照样是复制粘贴,一拖再拖,所以在毕业时我们的差距很明显就能看出来了。

     
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没时间,而是我们没有合理安排,也是我们习惯性的懒惰,要相信时间是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特别是对于那些没有自觉自律意识的人,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我们缺少逼自己一把的狠心。

父母与干爹开打夺人战 9岁童星可能错失上春晚机会

1月17日下午,央视春晚第三次带妆彩排在1号演播厅进行,备受关注的江西京剧神童陶阳一路过关斩将,拟定参加19日的彩排录播。可就在18日下午,陶阳的爸爸陶国平告诉记者,陶阳的节目被取消,同时还有6名戏曲名家也无缘春晚。虽然与春晚只差一步,但11岁的陶阳仍受央视春节戏曲晚会、辽宁卫视春晚、东方卫视元宵晚会剧组的邀请,完成了三台节目的录制。喜欢陶阳的戏迷依然能在春节期间看到这位童星的多才多艺。

比如去追一个女孩,过去还可以写写情书来表达爱慕之情。现在写情书已成为过去式,通常都是两个人留个手机号或加个微信,聊得情投意合时,请女孩吃个饭,看个电影,买个礼物献个殷勤。假如你连请客吃饭和买两张电影票的钱都没有,那就少了很多约女孩的机会,更别谈为女孩创造惊喜浪漫的条件了,这段感情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啦。当然,如果你颜值高、长得帅、有才华,女孩愿意主动请你吃饭,那就另当别论了。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少数,能降临到你的头上是运气也是极好的。

近日,有幸参加了电影《芳华》的导演映后交流会,看完电影,又听完导演冯小刚与影评人赛人的现场交流,感触颇深。

2.总是认为事情太难太复杂

   
 群里发了一份文件,某活动自愿报名参加,上层下来一份报告,某某项目需要人洽谈对接……对于这些没有强制要求的工作,除了时间安排外,每个人都在想这个活动项目是不是很苦逼,是不是很难做到,而大多数人在潜意识里都会夸大做事的难度,这个活动对体力的要求肯定很高,这个项目有很多公司在竞争肯定很难拿下,这个工程的数据统计好复杂,这个研究还要多方调查很繁琐……很多人都因为这些想当然的困难化工作,而不去报名、接手,而当有些人一方面想参加争取另一方面又犹豫不决时,报名时间已过,项目研究已经被别人抢走了。

     
其实事情难不难我们做了才知道,我们不应该在事前设限,夸大难度,困难是想出来的,事情是做出来的,当我们认真准备,谨慎对待时,工作其实没那么难,即使因为某些阻碍我们最终没有夺得名次,没有获得效果,但是这些失败都是经验,如果因为害怕困难而不去做一件事,那么后来的千千万万事我们又怎么去处理。

1997年出生在进贤县赵埠镇的陶阳,5岁时开始学戏,去年在央视全国票友擂台赛、国际频道国际票友大赛中,均获得第一名,在2007年春晚栏目审定中,他被确定和京剧大师孟广禄合作表演。
然而,因为亲爹与干爹之间的一场争夺大战,本应在22日晚7时到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的陶阳,却被生身父母从天津中国大戏院抢出来,并于23日坐上了回江西的火车,极有可能错失上春晚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陶阳父母为何要在这个节骨眼抢走儿子,这其中有怎样的故事呢?生身父母抢回陶阳的初衷是:成了名的陶阳视父母如陌路人,非常狂妄,不管孩子能不能上春节晚会,必须马上带陶阳回家“调教”。

三次带妆彩排后节目被“毙”

没有钱,你的生活过的会很艰难。在没钱的日子,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那会家穷人穷(当然现在还是穷),上学时只能委屈自己,看着别人吃肉喝奶,自己只能吃大白菜和馍馍头。其实,穷一点、苦一点都是可以忍受的,自己可以了解到了生活的本真,尝一尝,也许在这一点上并非坏事。

图片 2

3.以别人的言行作为衡量尺度

     
 在学生时代我就是一个这样一个人,总是以别人的言行为衡量尺度,班干部竞选你们要不要参加?辩论赛我们要报名吗?三下乡你们去不去?这个大咖的讲座你们有谁去听吗?……不管什么活动,无论大小,我首先都要问问室友,很多时候还会问身边的同学,有些活动我本来不感兴趣看别人都报名参加了,我也跟着起哄,有些活动我特想参加,但是室友都没有动静,我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样的我不仅让自己很纠结,也错失了很多难得的好机会。

     
工作后我也没改掉这个习惯,如果某个活动下来,我们整个部门都没人参加,我也就装作不感兴趣,即使某次鼓起勇气想要去参加,但是很快就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放弃,“这个活动好无聊,你去参加干嘛”“参加这个活动的基本都是男生,我们女生还是别去了”……好吧!我就是这样一个唯唯诺诺畏畏缩缩让自己讨厌的人,而且至今死性不改。

     
传播学上有个理论叫“乌合之众”,讲的是群体对一个人的影响,个人生活在群体中,智商就会降低,缺乏理性。现在网络上的各种舆论事件就是由此引发的,我们为了获得安全感和认同感就不敢反对网络上那些多数人意见,要么人云亦云,跟风跟帖,要么保持沉默。这样最终会造成舆论的错位和产生更多的社会问题。

成长:梨园神童受京剧票友热捧

据悉,在2009年央视春晚筹备之初,戏曲组就向陶阳发出了邀请,安排他和京剧大师于魁智、李胜素、孟广禄等合作表演《锦绣梨园》。按照安排,这个节目排在春晚的第34个。1月17日晚,第三次带妆彩排后,陶阳的爸爸陶国平在北京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还表示,“按照计划,19日、21日将进入高清晰录播。23日最后一次彩排进入备播带录制。现在陶阳在2009年春晚亮相,应该没有悬念了,他的表现剧组非常满意。”

贫穷除了具有上天降大任前必先苦其心志的安慰效果外,实在想不出还有其它的好处。但是,贫穷所带来的后遗症,倒是让人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芳华》

4.自卑心理

     
 之前我有个室友,在我抓住大学最后一年的尾巴才加入党组织时,她高中就入党了,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身边的人几乎都是大学才入党的,而且人数也不多,我问她你家难道有啥政治背景吗?她说不是啊,因为我高中是学生会主席。

     
 我真的不敢相信,看起来小小平凡的她怎么也和威风叱咤的学生会主席联系在一起,她说因为当时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都不知道就去参加演讲了,结果就被老师看上了,她自己当时都很惊讶,而且她还告诉我以前她还是学校晚会的主持人,不是我看不起她,只是室友和我一样,个子一米六不到,长相也很平凡,普通话一般,也没有那种hold住全场的气质,我是实在想不通她是怎么当上主持人的,她说以前啥都不怕,看到什么都觉得好玩都想着去试试,其实她每次都表现得一般,但是说话很有底气,表现得特别自信,老师都被我震住了,结果她一个高一的把学长学姐都给PK下来了。

     
我说那现在你怎么不去参加活动比赛,她说现在不敢了,以前那是不知道,现在觉得外面优秀的人太多了,比你漂亮有能力的人太多,自己已经没有信心去和那些人PK了。

   
 其实我现在也是这样,无论是面试还是参加比赛,我都会想这样的比赛需要什么样的人,我形象不出众,能力一般,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特长,口才也不好,为人处世也很生涩,我肯定比不过其他人,每次这么想,我就会不去报名参加了。

     
所以这些自卑心理让我错失了很多锻炼提升自己的机会,其实并不是我们的外在限制了我们自己,而是我们的自卑弱化了自己,如果我们还是当初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我们也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吧!毕竟有勇气跨出第一步才是成功的关键,而这些自卑感会让我们掉进自我没落的深渊里,即使你是金子,发了光也不会有人看见。

     
我写下这些主要是为了提醒我自己,已经因为很多心理障碍而让自己错失了很多机会了,自己的优柔寡断,踟蹰不前不是因为自己本身太差,而是我们把我们想的太差或者把事情想的太难,我知道克服这些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既然我已经意识到了,并且总结记录下来了,我就要慢慢去改变它,希望我能做到,也希望这篇文章带给简书的朋友一些思考。

陶阳1997年9月26日出生。父亲陶国平和母亲龙叶凤都在大连打工,分别从事修理钟表和家政工作。陶阳16个月大的时候,就被留在永新县由外公外婆照看。直到孩子6岁大的时候,也就是2003年,他才被父母接到大连。

只不过才隔了短短一天,18日下午,本报记者就接到了陶国平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央视春晚剧组“毙”掉了陶阳的节目,这次有6个戏曲演员被一次性拿下。这个电话让记者一阵愕然,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们,一旁的陶阳倒是接过电话说:徐叔叔,没关系,还有机会。

首先,便是因为穷所引发的自卑心理。记得上学时,当同学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时候,自己只能吃馒头就着大白菜,心里多多少少还有些自卑的。尤其当同学们纷纷请客吃饭,自己爱面子,也不能做光吃不请这么不地道的事。轮到自己请的时候,就要考虑袋里有多少钱,还要为选个什么样的饭店、点什么样的菜纠结半天。既怕因为吃的太差丢面子,又怕吃的太好钱不够。说到底,纠结就是因为一个字:穷。这种穷,让你做事时没有底气。

1、

《芳华》讲述了80年代的一群少男少女在军队文工团中,度过的一段爱情萌发与充斥变数的芳华岁月。其中朴素善良的“活雷锋”刘峰(黄轩饰),和来自农村、遭到文工团男女兵嫌弃的何小萍(苗苗饰),因“犯错”中途离开了热闹的文工团,卷入了残酷的战争,从而在战场上继续绽放TA们的芳华……

影片一开始,刘峰接何小萍到文工团的那天,萧穗子(钟楚曦饰)主跳了片中的第一段舞蹈。赛人老师在现场说,这段舞是在整个片子中跳得最好看的,因为只有这一次是文工团跳给自己看的,而且是在台下排练,没有台上的紧张。除此之外,我也认为,这场舞又起着重要的开局作用,用一场华丽的群舞为观众和刚来的何小萍,打开了文工团里不一样的生活。看是好看,但华而不实。

图片 3

萧穗子(钟楚曦饰,左一)

与冯导之前的作品《集结号》类似,《芳华》也同样存在“被抛弃”的主题。前者是大部队放弃小部队,后者是文工团放弃个人。若是在几年前看这部电影,我可能会难受落泪,因为大部分的注意力会停留在片中的“被抛弃”部分:“活雷锋”刘峰被组织抛弃,去了前线的野战部队;“乡巴佬”何小萍被文工团抛弃,去了前线的军医队;最后两人又被时代所抛弃,成为了社会的边缘人物。

TA们的一生都在感受着社会的冷与暖、故友的离别与重逢,以及在整个时代变革下的渺小脆弱和无力反抗。

图片 4

《集结号》

但是,就像在赛人老师说得那样,冯导的电影之所以能让他“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除了类似于“伤痕文学”中的“被抛弃”部分,更重要的还有人情温暖。

比如《唐山大地震》中母亲给子女们买的西红柿;《天下无贼》里怀孕的女主角在结尾时含泪吃下的烤鸭;而《芳华》中那张被撕碎又被重新粘好的军装照,既代表着那段被“撕碎”后难以再重现原貌的芳华,也暗示着破镜重圆后依然能勇往直前的余生。

图片 5

《天下无贼》

冯导在“人情温暖”上的处理较为克制,结尾时刘峰与何小萍姗姗来迟的相拥,让人深深动容。而我现在的注意力,也恰恰是放在了这些稀少又珍贵的“温暖”部分。

每一位善待生活、善待他人的人,即使不会被他人和集体善待,也一定会被生活所温柔以待。

因为外公非常喜欢看当地的采茶戏,所以陶阳从小耳濡目染,也喜欢上了唱戏。2003年,父母打算把孩子接到大连上学时,热衷戏剧的陶阳提出一个条件:到戏校学习。大连戏校的老师觉得陶阳是块材料,还免收了他的学费。

回想2007年,当春晚剧组导演告诉陶阳节目被取消后,记者亲眼目睹他的沮丧神情。现在,陶阳越来越懂事了,他懂得了承受。

其次,没钱也会不自觉地让你减少人际交往的机会。因为穷,你会在人际交往时思前想后,会有各种顾虑。当同学、朋友邀请你出去玩时,你会想到谁来承担费用、如果是自己买单钱够不够用的问题。很多时候,自己会因为囊中羞涩而不愿被邀请,毕竟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手短,索性拒绝参加同学、朋友间的聚会。在拒绝的同事,也就就拒绝了一次次与同学和朋友们交流的机会,友谊在不知不觉间疏远了。

2、

相比于萧穗子主跳的第一段舞,影片中的最后一段舞也同样让我印象深刻,甚至难以忘怀。那是在成了精神病人的何小萍观看文工团舞蹈表演的时候。看着台上昔日战友们跳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舞姿,多年来都未曾跳舞的何小萍被立马吸引了,同时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挥动,身体仿佛也被某种魔力所深深召唤。突然,何小萍起身推门,独自来到空旷的草地上,在明亮的月光下,从容不迫,翩翩起舞。而这段独舞,我认为是整个电影中最意味深长、最打动人心的一部分。

图片 6

何小萍

电影的镜头在室内的文工团群舞和何小萍的独舞中来回切换,虽然舞姿同步,但对比依然鲜明。前者是团体的刻意表演,是众多次演出中的一次照例行事;而后者是何小萍的无意识起舞,是她在饱经风霜后第一次重获新生般的放飞自我。这一段舞,让她打开了心中那扇尘封已久的记忆大门,甚至也可能让她找到了可以回归正常的小路。

记得在刚刚看到这段独舞时,被彻底打动的我突然生出了一份畏惧:要是电影在这戛然而止,搞不好心里的那滴泪真的要涌出眼眶了。但矛盾的是,我在畏惧的同时,心中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一个想拼命告诉冯导、告诉剪辑的声音:“赶紧结束,赶紧结束,赶紧结束!”

图片 7

图片皆源自豆瓣

庆幸但也可惜的是,故事依旧继续,一个镜头切换,剧情继续向着各位主人公的不同命运慢慢延伸……不得不说,何小萍在草地上跳的那段独舞,让我无意间想起了《爱乐之城》里的某些场景。如果《芳华》能在独舞一处谢幕,我个人认为,其深度和高度一定不在《爱乐之城》之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霆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陶国平和龙叶凤一家人认识王福忠大概是在2004年底。当时,经过一段时间专业训练的陶阳已经小有成绩,夺得了一系列比赛的冠军。在沈阳戏校当老师的王福忠告诉陶国平,陶阳是好材料,应该去好地方培养,并打算把孩子带去沈阳戏校学习。2005年3月1日,7岁的陶阳被带去了沈阳戏校。陶阳父母为此还交纳了4000多元的学费。

虽然憾别了春晚舞台,但陶阳不会闲着,还有多台晚会向他发出了邀请。

最后,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因为物质上的穷所导致的心理的贫困与困乏,让你失去了许多开阔视野的机会,让你丧失了很多主动尝试的机会。在没钱的日子里过的太久,你可能会过于看重钱的重要性,将钱看成是生活的全部。你可能担心花钱而不愿到外面的世界走走逛逛,一味地禁锢于当前的生活中不能自拔。也许因为怕花钱,或因为怕负债,你不愿去冒险去尝试,看重的机遇在你眼前悄悄流逝。也许因为怕花钱,你可能为了那培训的几百、上千块钱成本而忽略了投资自身所带来的巨大价值,放弃了进一步通过学习提升自我的机会。

陶阳在京剧表演上非常有天分,此后,他多次参加央视组织京剧票友竞赛,屡获第一名。去年,由天津市文化局、天津市振兴京剧基金会举办的津门十佳京剧小票友选拔赛上,荣获“津门十佳京剧小票友”称号,陶阳列在首位。

今年元旦过后,陶阳就完成了央视春节戏曲晚会的录制,他将演唱京剧名段《汉津口》,这台晚会将在除夕夜同时在央视3套和11套播出。此外,辽宁卫视和东方卫视也锁定了陶阳——在辽宁,陶阳将和干爹郭德纲合作小品《找搭档》,该节目将在24日播出;上海东方卫视则是找陶阳在元宵晚会上表演。

现在回想,物质上的穷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因为穷而引发的心理上的贫穷与困乏。这种心理的贫穷与困乏主导了你的认知模式,让你丧失了很多可能改变自己的机会。

学习之余,陶阳还经常“走穴”,尤其在天津,许多票友追捧他,都是冲着他来欣赏京剧的。

对于11岁的陶阳来说,2008年是一个丰收年。除了受到央视青睐,在元旦晚会、春晚、元宵晚会上登台,还凭借和于魁智等表演的戏曲节目《姹紫嫣红》在“2008中央电视台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获得三等奖。

所以,尽量不要让物质上的贫穷成为你人生进行各种尝试的障碍,不要让过去的贫困阻碍你未来的发展。

回放:父母赴津两抢童星

2008年11月,陶阳应邀到台湾地区演出,除了戏曲之外,他还表演了小品,让台湾同胞记住了这个来自江西的童星。

图片 8

一抢:大戏院内抢儿被堵

陶阳是南昌进贤县人,一直跟随在辽宁大连务工的父母生活。7岁时,他在京剧方面的天赋渐渐显露。2007年,央视春晚剧组首次向他抛去了橄榄枝。然而,由于陶阳的父母和老师王福中产生了矛盾,陶阳被父母强行带回了江西,也因此而耽误了当年的央视春晚。

21日晚上8时30分,天津市中国大戏院内。小陶阳用四大流派唱法唱的大轴戏《文昭关》、《空城计》、《珠连寨》,博得台下如潮掌声。演出结束后,陶阳返回后台。喜欢陶阳的粉丝郭先生想和陶阳合个影,刚把孩子带出门,突然围上一帮人,其中几个人不由分说抱上孩子就跑,并上了一辆出租车。

2008年,陶阳再次接受央视春晚剧组的邀请。本来陶阳有1分钟的表演时间,但由于临时增加了抗击雪灾的内容,陶阳的节目时间被大大压缩,只唱了三句,便匆匆收场。

这群在中国大戏院旁上演“抢人戏”的就是陶阳的父母陶国平和龙叶凤。由于警方介入,陶国平夫妇和陶阳以及陶阳的干爹王福忠在天津劝业场派出所接受调解。

图片 9 加微信号:xijucn-com
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让人不解的是,陶阳根本不愿意和远道而来的父母说话,并表示不愿意回到父母身边。

二抢:调解室外伯父夺侄

由于在派出所调解不成,双方围绕陶阳的监管权的问题只能到司法所处理。王福忠一再表示不能耽误了春节晚会,有什么事过了春晚再说。双方一度僵持,谈判无法再继续。恰在这时,陶阳的伯父意外见到了单独行动的侄子,他迅速抱起陶阳扭身就跑,根本不顾侄子大声的咒骂和打在他身上的拳头。经过接力,孩子被几个人塞进一辆银灰色轿车内,轿车随即扬长而去。23日凌晨,陶阳被父母带上开往江西的列车。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