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鼎天拍卖公司主办的津派书画“水墨中国”主题拍卖会预展将于今天在金皇大厦亮相。该展览展示的作品彰显了津派绘画的魅力。
这次拍卖会云集了当代水墨画家的300多幅精品力作,以独特的绘画语言记录了津派水墨发展的历程。其中,有何家英的现代仕女画题材《竹林少女》、《柳荫少女》,刘子久的《高瞻远瞩》是其巅峰时期的作品,陈少梅的《高柳春风展》意境深远。拍卖会10月20日开槌。

图片 1

8月22日,北京荣宝在拍卖预展中推出“当代工笔”和“水墨当代”专题;在此6天前,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对面的27号画廊中,来自中国的当代水墨艺术家出席了“水墨奥运”展览;北京保利日前公布将在秋拍首次推出当代水墨夜拍;在落幕不久的中国嘉德春拍中,“水墨新世界”首现就以92.45%的成交率令市场“惊艳”……今年春拍开始,当代水墨异军突起,在其他传统艺术品受挫的背景下,整体价位偏低的当代水墨稳中有升。不过多元的当代水墨并未成熟,收藏市场上固有的审美观念阻碍其被理解和接受,艺术家又被认为处于本土化和国际性的夹缝中,对其的审美看似缺乏统一标准。当代水墨能否获得市场的认可?是否能够充当拯救市场的奇兵?

图片 2

为传承传统文化、弘扬国粹、交流书艺,第五届青少年水墨书画大赛日前在北京正式启动。征稿参赛时间2016年3月至12月。具体介绍参赛请登录官网

编辑:admin

《寻找狗托邦》 李军作

当代水墨未经爆炒成新“金矿”

85后水墨派海报

青少年水墨书画大赛创立启动于2012年。青少年水墨书画大赛的举办(唯一报名官网dasai.shuimotv.com)将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中国的水墨文化的传统传承创新中探索新的途径。将通过大赛、培训、传播、展会、名家讲座等,通过互联网、出版、线下等多种形式传承传播传统文化。直接或间接感染广大青少年,激发他们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

当代水墨兴起于20世纪后期,是东西方艺术的混血儿。它在保留中国传统笔墨的基础上,大量运用西方现代艺术创作理念,与传统中国画形成鲜明差异。长久以来,当代水墨被内地藏界当作四不像,艺术风格不够张扬,市场定位也比较模糊,这些与生俱来的劣势导致其不但在国外的认知度低,许多国内藏家一时间也难以接受其存在。

当代水墨在市场上一直未能获得广泛的认可。直至今年春拍中国嘉德推出“水墨新世界”专场,才被行内认定为当代水墨终以整体的姿态迈入了艺术品市场。这个仅有53件拍品的专场,成交率为92.45%,成交额达到1377.44万元,其中有4件拍品过百万元,包括徐累的《夜中昼》、娄正纲的《自然-
ZG123》、谷文达的《遗失的王朝-E系列》、朱伟的《开春图二十号》。无论是成交率还是成交额,均令市场颇受鼓舞,特别是在今年春拍传统艺术品板块表现平平无奇的情况下,当代水墨算得上异军突起,令人耳目一新。

上世纪80年代中叶在中国艺术界发生的85思潮,是国门打开后一次重要的思想、艺术运动。那一时段至今仍在文学、辨析、艺术等各领域广泛地影响着人们的观念和思维方式,这其中也包括当代水墨界。

从2016年第五届大赛开始,为响应政府提出的互联网+计划,全面推行大赛网络化,简化参赛程序,提高效率。所有参赛作品、优秀参赛机构都将通过互联网+出版的形式进行展示。大赛评审委员会将对每组作品进行评审,每组评出金奖、银奖、铜奖若干名。大赛还为组织作品数量多、质量高的集体报名单位特别设置了优秀组织奖和优秀指导教师奖。

然而近年来,得益于不少画家执着于新兴艺术的探索,当代水墨逐渐成熟,并诞生出不少青年名家。在内地收藏市场中,当代水墨已成为一个融合中西、既传统又新颖的板块。于投资而言,这个板块有着传统书画难以比拟的价格优势,目前市场上当代水墨精品价格也仅在10万到60万元间。

事实上,紧随其后的北京保利春拍中也推出了当代水墨专场,成绩颇佳。与其说酝酿多年的当代水墨到达了应该“喷发”的沸点,还不如说市场选择了当代水墨作为新的增长点。近10年出现的中国艺术品热潮中,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轮番成为市场火爆的支柱,价格甚至进入亿元时代。“这些艺术品价格要再攀高峰,或者坦白地说,要找到下一个接盘者,还需要时间的沉淀。”经营画廊20多年的曹先生说。他认为,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生货”越来越少,拍卖行要再挖掘新的资源,就只能往当代寻找了,而当代艺术中的油画前几年经过爆炒,暂时不适合重提,当然就要把目光放在当代水墨这一个融合中西、既传统又新颖的板块了。“更重要的是这个板块未曾经过炒作,是个原始股。”

以当时出场的艺术家作为第一代,粗略地划分,1985年出生的艺术家即是第三代艺术家。这一群体的时代背景和个人教育背景有着极强的一致性:都受过完整系统的艺术教育、出道时正赶上中国艺术品的消费时代。离85思潮过去已将近30年,对相似背景下的群体进行研究而对个体差异进行跟踪分析,是当下有现实意义的一项工作,而个体差异与背景一致之间的对撞,尤其显得有趣而独特,85后新样本的总体命名,即来源于此。

大赛官网:

然而收藏界中,任何事物一旦成为亮点,就免不了被借机炒作一番,当代水墨的清新状态或许将止步于今年。有迹象显示,一些以往不关注甚至排斥当代艺术的藏家也开始将目光瞄向当代水墨。有业内人士分析,当代水墨价位将在未来5到10年内出现一个爆发式增长。

整体价位偏低是当代水墨被选中的另一个原因。从市场看,大多数当代水墨作品的价位并不高,价格多在10万~20万元之间,能过百万元大关的少之又少。它的潜力逃不过买家的精明眼。北京保利当代水墨部总经理安蓓发现,2005年当代水墨的买家还很少,而随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特别是当代油画出现盘整后,更多买家特别是新进场买家把目光转移到当代水墨上。尽管如此,相对传统板块,当代水墨所占的市场份额微不足道。华艺国际副总裁、华艺廊负责人张向东坦言:“如今只有少数人在做当代水墨的研究和收藏。不过我预测未来5~10年间,中国艺术品藏家的结构将出现巨大变化。”

郭辉《匪君子Ⅴ》 2014年 纸本设色 90 X 146cm

大赛邮箱:dasai@shuimotv.com

至于哪些当代水墨作品值得收藏投资,这取决于画作本身的艺术价值。作为收藏者,发现艺术价值的途径不是盲从市场,而是怀着一颗年轻、包容的心,多了解、关注当代水墨精品,若能与作者的审美情趣一拍即合,价值便出现了。

然而,要担起拯救市场的重任,尚未成熟的当代水墨也面临着诸多问题。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馆长、画家左正尧认为:“当代水墨跟中国艺术整体一样面临不知去向如何的尴尬局面。这样的局面并非来自当代水墨的发展不成熟,而是整个文化艺术失去了方向。”因此,什么是当代水墨,当代水墨该如何区分流派等成为亟须解决的问题。

2014年6月6日在颐和悦馆莱维艺术空间开幕的85后水墨派,即是这项工作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也是这项工作的一个起步。本次展览展出6名艺术家郭辉、籍洪达、李嘉儒、李夏夏、李翔峰、杨新收的作品共30余幅。

编辑:admin

疑问1:当代水墨重“当代”还是重“水墨”?

水墨所包含的概念在今天是多元化的,本次展览集中在水墨里的工笔这一块。与比他们年长的成名工笔画艺术家或传统功力深厚或革新观念有力等特点不同的是,本次展览的艺术家作品均介于传统和实验之间,显得他们整体上稳健而成熟。从笔触的表达上,他们都是传统的,守正不侵邪;从表达内容的方式上,他们又是当代的,鲜活不泥古。而在个体的艺术呈现上,又有各自的特点:郭辉的人文、籍洪达的今禅、李嘉儒的粉金、李夏夏的纤雅、李翔峰的情怀、杨新收的奇丽,均有着样本价值,无法将他们以一个统一的名词概括,但又无法将他们割裂。

对比春拍中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两个当代水墨专场可以发现,拍品的作者名单不尽相同。“即使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大家对‘当代水墨’的界定仍未清晰,拍卖行也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进行定位和推广的。

李嘉儒《夜来香NO.2》 29X78cm 2014

有人认为,“当代水墨”是基于对传统中国画的改良而发展到当代的一个新艺术概念。左正尧认为,跟传统水墨画相比,当代水墨存在两个层面上的当代性,一个是形式语言的当代性,超越了传统,另一个当代性是观念上的,关注得更多的是当今社会下的人文关怀。“当代水墨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曾阶段性地出现过‘新文人画’,后来出现‘实验水墨’和‘都市水墨’的提法,现在也有‘抽象水墨’、‘观念水墨’的说法。可以说当代水墨出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

在今天,以年代作为派别的划分,意味着的是不再对好或者坏作出定义或判断–因为事实上已有判断,在策展人顾耀峰看来,这个展览、甚至也包括以后进行的一系列展览,用这种命名法,意味着的是做一群艺术家的希望,它之所以成立,是在于这些艺术家的活跃度和鲜活的艺术生命力,一言以蔽之:活力,是这类命名法的重中之重。

安蓓也强调了这种当代性,认为是当今社会中反映出来的审美观念和艺术价值的导向,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对当代的概念不清,“比如我们的专场中有北京艺术家周思聪的作品,虽然他已不在世,但其作品在当下仍然具有当代的技法和审美价值,所以也被列为当代水墨中重要的艺术家。说‘当代’,并不是以艺术家年龄大小、是否在世进行划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系列展虽然命名为85后,即以85年及以后出生的艺术家为主,但并不排斥纳入在85年之前但背景相近的年轻艺术家,85后是具有一定开放性的概念。

中国嘉德春拍“水墨新世界”的策划者王静也对“当代水墨”这个概念发表自己的看法:“当代水墨是一个约定俗成的概念。其形成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国外后现代理念的冲击产生了对实验艺术、当代艺术的探索,中国就诞生了一批进行水墨当代画实验的艺术家。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02年,对于水墨的当代化探索,涌现了一批艺术家,至今还在探讨和实验中。2002年后,当代艺术对水墨产生巨大影响,有一批出生于上世纪50~60年代的艺术家延续了水墨的材质、媒介,思考当代艺术的展示方式与当下生活的联系。”

编辑:文凌佳

而张向东对当代水墨的理解更为宏大:“不是用水墨在宣纸上作画就是当代水墨,当代水墨的核心还是理念、观念上的,有新的框架,具有颠覆性,与以往截然不同。作品更关注个人的主观思维,跟当下的时代环境、生活紧密关联,表达形式不同,诉求不同。”

疑问2:岭南到底有没有当代水墨?

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在当代水墨的范畴里,很少见到来自广东的画家。“广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当代水墨”这样的观点,也似乎被很多人默认。

“岭南艺术家在过去一直都在参加另一个层面的当代水墨,所以被归入中国书画专场中。”王静表示。她解释,“水墨新世界”专场中似乎没有广东区域的艺术家,更多的原因是这个专场是第一次推出,阵容未必完整。“我们从市场需求来考虑哪些艺术家的市场接受度更高。岭南是近代美术史独特的一支,也是我们未来发掘的对象。”她举例,来自广东的画家、学者王璜生最近在北京举办了个人画展,就能清晰见到他在水墨上发展的三个时期的脉络,而他最近的作品就应被归入当代水墨。

安蓓也对近现代岭南画派赞誉有加,认为其有独特的色彩和装饰效果,艺术家也各有个人风貌,而且价位低,是投资洼地,因此他们在当代水墨中也专门设了岭南专题。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大多数当代水墨艺术家都集中在北京、上海、香港,这是因为大量资金都聚集在这几个地方。“资金决定市场,也决定了审美方向。

张向东则直言广东画家很少可被列入当代水墨范畴中,主要是创作的土壤、气候、学术环境、市场均未能达到要求。不过,他认为值得一提的是成名很早的岭南当代水墨艺术家黄一翰,他在上世纪80年代就用水墨的方式表现卡通文化,而在此之后,除了刘子健、魏青吉、左正尧等人之外,就很少有岭南当代水墨画家能“突围”了。“这是一个令人纳闷的事情,因为近现代的岭南画派以前卫、创新而异军突起,但是现在这种激进却似乎不复存在了。”

不过张向东并不认为讨论艺术家的籍贯、出处或者所处地区有什么意义。“当代水墨不应该有地域上的限制,它应该是全国性的。”他更进一步提出,传统文化可以用流派体系来识别,但对于当代水墨来说,这些已经完全不重要了。“所谓的岭南画派和‘后岭南画派’,可能是有的艺术家需要这个身份,或者理论批评家需要做这样的界定,但是我认为‘流派’在传统文化里就是师傅带徒弟,一脉相承,与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交流受限制有关。到了今天,当代艺术就不应该还有流派了。当代水墨也是当代艺术的一支,它跟当代艺术一样,不应该有‘主流’,不应该有宗派,否则也会被颠覆。”

疑问3:当代水墨有没有统一审美标准?

当代水墨的多元化是其被诟病的理由——不具备统一的审美标准,因此难以在市场上走远。安蓓认为,中国当代画家很多,当艺术品市场处于高位时,即使是二三线的传统艺术家在市场上也占有一席之地,但现在市场的方向略微有调整,涌现出一批批融合中西艺术的艺术家,“随着审美导向的不同,市场需求也会变化。不同类型的艺术家不断出现,市场也会有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这都需要时间的验证。”她发现,2005~2006年时,市场行情坚挺的艺术家还是学院派画家,岭南的大部分艺术家都有技法和观念上的传承,成熟的艺术家都有艺术理念的支撑。“市场选择艺术家也是围绕这个框架的。即使是自由的职业画家,也都是从学院派毕业的艺术家,追求的方向也有学术的支撑。”因此,是否具有学术支撑成为她判断当代水墨的重要标准。

“当代水墨不是凭空而出的,也是可以一眼看出是毫无价值还是好艺术的。”张向东说。他认为,欣赏当代水墨要突破过去的审美范畴,不能单纯用美和丑进行判断,“当代水墨是当代艺术中的一支,是对传统的解构。但现在评判和审美的主流还是传统观念作祟,用欣赏传统书画的一套去看当代水墨,如把书画分山水、人物、花鸟等,这些套路对于评判当代艺术来说完全没用。”他解释,艺术的审美是分阶段的,“大部分人最初喜欢写实具象,这一块即使是现在仍占有很大的市场份额,即油画的写实和国画的工笔。但这已是陈旧的初期看法。西方艺术体系当中,观念为先,现在的西方艺术教学中已不教基础课了。也有人说西方艺术已终结,架上绘画已死亡。确实,架上绘画已不是他们的主流,而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而在当今中国,架上绘画还是绝对的主流。”

“这就像不能用唐诗宋词的标准来衡量现当代诗歌一样。”张向东说。他强调,旧有框架对艺术家来说应该已不复存在,“今天的艺术再讲材料、工具、题材已没什么意义。就像当代水墨中,呈现着形形色色的表现手法,呈现着跨界和融合的趋势。因此,当代水墨的创作具备了更多元的可能。我认为,今后很难对艺术再有固有的带有结论性的总结,也很难说哪个是主流。在多元的艺术世界里,我们只能说谁更有价值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