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8月29日下午,《江苏工人报》、江苏省漫画协会在南京秦淮区文化馆举办了《漫画家方成先生追思会》,怀念刚刚去世的我国漫画界最高龄漫画大家方成先生。本场会议由漫画家禹天成主持,来自镇江、扬州、宿迁、南京等地的…

这是一幅闻名遐迩的漫画:老人骑着自行车,车筐里塞满了他一生所钟爱的笔和纸,车上驮着一摞厚厚的书画上的打油诗同样脍炙人口: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这便是漫画大师方成先生年逾八旬时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自画像。
他是我
这是一幅闻名遐迩的漫画:老人骑着自行车,车筐里塞满了他一生所钟爱的笔和纸,车上驮着一摞厚厚的书……画上的打油诗同样脍炙人口:“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这便是漫画大师方成先生年逾八旬时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自画像。
他是我国新闻漫画的泰斗,又是中国水墨漫画创作第一人。2010年,他应邀参加第十六届亚运会在中山市的火炬传递,以92岁的高龄之躯跑完了110米的路程,依然神采奕奕。
吃住行非常简朴
方成的饮食很有特色。午餐非常简单,但营养绝对丰富:大白萝卜熬羊肉,外加芝麻火烧。方老说,他每次都加工一大锅,足够吃上好几天。
几十年来,方老的住房一直不宽敞,直到80岁才住上了一套160多平方米的“四室两厅两卫”,他很满意,称之为“五星级宾馆”。
方成的出行更有特色。他几十年如一日地以自行车为代步工具,甚至在他年近80岁时都依然以自行车代步。方老对他那辆骑了几十年的自行车非常有感情,他给自己画的著名的自画像,就是以这辆“坐骑”为背景的。
离休后出书超过40部
方成的“忙”,忙于脑,也忙于身。自1986年离休后,他出书超过40部。既勤于动脑,又勤于动手,这是方成自青少年时期就已养成的好习惯。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方成画漫画是半路出家,自学成才,从未进过美术学校。能够以此为业,全靠勤学苦练。解放后,他开始与钟灵先生合作。他们为创作一幅画,揣摩、临摹,有时甚至熬通宵。那时,常常是睡到半夜时编辑部来电话要求给评论配发漫画,方成二话不说,立即起身,看文章,想点子,直至将成稿送交编辑部。
处之泰然,不爱听闲话
“养心”也是方成的养生之道。生活中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他素来处之泰然,从不动气。他曾给雕塑家刘开渠先生的画像题过一首诗:“人生七十古来稀,刘老今年八十七。问渠哪得寿如许,不与俗汉争高低。”年过80以后,方老有些耳背,对此他不但没有沮丧,反而经常自嘲道:“听不见闲言碎语也是一种享受。”

方成(上图,取自澎湃新闻/视觉中国图)代表性的作品《武大郎开店》(下图,取自人民日报),巧妙地借用矮伙计之口说:「我们掌柜的有个脾气,比我高的都不用」。【泰国世界日报系北京23日电】讽刺漫画大师方成22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寿100岁。他长期在官媒任职,曾替官方创作大量抨击西方「帝国主义」的漫画,也发表过大量针贬时弊、讽刺官场的作品。与丁聪和华君武并称中国漫画界三老。其在文革后复出,1980年代,他创作《武大郎开店》时,中国已有20年没有人敢画国内时事讽刺漫画。澎湃新闻报导,方成亲友证实,方成22日上午9时54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公开资料显示,方成原名孙顺潮,杂文笔名张化,祖籍广东中山,1918年生于北京。1942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武大郎开店》针砭时弊新京报刊文指出,「思想性」是方成作品的特点,他多次取材中国民间传说和古代文学中的人物,如锺馗、济公、鲁智深等创作出多幅水墨漫画,其作品针砭时弊,一针见血,用幽默的态度画尽生活苦事、烦事、难事。方成曾任《新民晚报》美编,50年代后长期供职于《人民日报》。据悉,新华社的新闻稿来到报社,方成就逐条阅读,针对当天的重要新闻配上漫画。因有截稿时间,他只有3个小时创作。方成曾说,「漫画离不开新闻,新闻少不了漫画。报纸上的漫画,应当是艺术的夸张与新闻的真实的统一。」而他也认为,漫画的批评性是推进社会前行的动力。1980年《方成漫画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出作品中一幅《武大郎开店》在当时引起强烈反响。该漫画巧妙运用了《水浒传》武大郎这一人物,让武大郎成了老闆但却有个脾气——「比他高的都不用」,方成还将画中对联改成「人不在高有权则灵,店虽不大唯我独尊」,借古讽今,批评当时社会妒才、坑才恶习。「长寿秘诀就一个忙字」不过,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方成也难逃文革动荡牵连。其曾于1957年险被归类为「右派」,幸得华君武力保才逃过一劫。随后,在文革爆发后,他被以「漏网右派」罪名归类为「牛鬼蛇神」,押进「牛棚」监督劳动。此外,据漫画家朱森林在新京报刊文指出,儘管方成名气相当大,但待人接物没有任何架子,可亲可爱。80多岁时,还骑着自行车到处开会。对于保持健康,方成曾透露「我长寿的秘诀就一个字,就是『忙』,忙得忘记了身体,忘记了休息,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了死亡。」据说,方成96岁时有次在楼下晒太阳,有邻居问他,您今年多大岁数了?他说,「还有四年呀我就走了」。他竟曾预言自己活到百岁。

又一位漫画大师离开了,依据台湾媒体的新闻,著名漫画家郑问在3月26日清晨3点因心肌梗塞过世,享年58岁,

方成:怀念华君武

怀念华君武

北京青年报 方成

1946年我到上海以漫画投稿为生。1947年11月,为避国民党当局迫害,我避居到香港。1949年新中国建立,我到《新民报》任编辑。1951年由华君武同志介绍,调到《人民日报》。

我和华君武相识,最初是老漫画家黄嘉音先生介绍的。我平时喜看上海出版的《西风》杂志,那里常转载英美著名连环漫画,那正是我初学连环漫画的样板。所以我初到上海,首先去拜访《西风》主编黄嘉音先生。他知道我将赴北京,就介绍我拜访华君武同志,我到北京,很快就见到他了。

我在上海所作漫画,大都是针对国民党当局的时事讽刺画。新中国形势不同,时值朝鲜战争,正需漫画报道,画法自然不同。我尚缺经验,好在君武是富于创作经验的老漫画家,在他指导下我很快就适应了。记得是在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他调到中国美术家协会任秘书长之后,我们就少见了。在报社与他共事多年,深感君武“老八路”战士风格。他心地正直严肃,漫画风格同样严肃。所作漫画造型精简,寥寥几笔,滑稽有趣,既幽默,讽刺也非常尖刻。他的漫画艺术风格独特,看来只此一家,很是突出的。他所作幽默画,我记得是先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他所作生活幽默画《漫画猪八戒》也讽刺尖锐,流行全国。

刚传来他不幸逝世噩耗,我很痛心。他是很令人怀念的。

2010年6月13日

(今年92岁的方成老先生,是国内著名的漫画家、杂文家,我国新闻漫画的泰斗,又是中国水墨漫画创作第一人,与丁聪、华君武并称“漫画三老”——编者)

怀念华君武 作风严肃的“老八路” 人民日报 方成

6月13日,华君武走了,我很怀念!

在《人民日报》编辑部,我和华君武共事多年。他任文艺部主任和美术组组长,我在美术组任编辑。

我和君武相识较早。我原来是大学化学系1942年毕业生,在大学曾办过壁报,学会漫画创作。毕业后在四川乐山县黄海化工研究社工作四年。1946年辞职赴上海从事漫画工作,以此为生。平时我常看上海出版的《西风》杂志,那里常转载英美著名连环漫画,那是我作画参考与学习的样板。所以我一到上海,先去拜访《西风》主编黄嘉音先生。他原先是漫画家,听说我将赴北京,就介绍在那里工作的华君武先生。我到了北京,就带着他送君武的礼品找到他,相识了。他当时是《人民日报》美术组组长,我是《新民报》美术编辑,住在东华门附近万庆馆胡同一号宿舍。我们两人常在一起散步,在我宿舍里画过画,不时在附近的“馄饨侯”小摊上喝酒聊天。

后来,我进了《人民日报》,在美术组上班,华君武成了我的领导,我们之间便成为上下级的关系,就和原先不同了:他不会再来我家,我更不便上他家去,也不在一起散步随便聊天。几年后,他调离报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我们之间的来往也渐渐少了。

1951年我进《人民日报》,时值朝鲜战争,我国支持北朝鲜。漫画是评论艺术,报刊宣传自然需用漫画。1946—1947年我在上海所作漫画,是以国内现实为题材作幽默、讽刺画。现在评议战争,还须表明我国政治立场,对这种创作我缺乏经验。君武经验丰富,在他指导下,我很快就适应了。

和华君武相处多年,对他相当了解。他作风严肃,有“老八路”风采。工作和生活上他都很严肃,虽然也常开开玩笑,但从不随便嘻嘻哈哈的。他的漫画笔墨精简,寥寥几笔成形,显得厚重有力,而所作人物仪态幽默,讽刺就很尖刻,有他明显的艺术风格,一看就是华君武的作品。我国漫画是从西方漫画学来的,我国国情和西方国情不同,漫画创作与画法自然不同,在这方面各地漫画家就参阅《人民日报》发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经过华君武审阅的。由此可见,我国漫画艺术发展,可说最初是在华君武领导下进行的,华君武的功劳不可忘。

图片 1

他的门生钟孟舜在脸书上表现,郑问走时异常平和,有如他武林神话般的作风。因为郑问为人一贯飘逸,不喜场面,以是对外也不发讣告。郑问的告别仪式将在肯定以后通知布告人人,盼望同伙与读者们送他一起走好。

图片 2

钟孟舜还表现,郑问曾经筹备好一个要重出江湖的作品,便是将《清明上河图》绘成漫画,连分镜跟故事都曾经实现。然则现在他曾经分开,接下来便是门生们一起把这部作品实现出书。

图片 3

郑问本名郑进文,笔名郑问。郑问以水墨彩画刻画中国武侠故事,创作了《东周英雄传》、《刺客列传》等作品,是台湾首位获日本漫画家协会优良赏的画家。1990年在日本颁发作品时形成惊动,《朝日新闻》惊叹他是漫画界二十年内无人能出其右的天赋、鬼才、异才,日本漫画界更誉为亚洲至宝。

追思会上,大家表示要以方成先生为榜样,将方成先生的精神不断传扬。方成先生虽已离去,但是他的作品会永远留在大家心中。

还想看更多动漫资讯、动漫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动漫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