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罗渊的出现,是当代中国画坛多元化的表征之一。

图片 3

图片 4

朱万章会同恒福茶文化博物馆馆长徐结根、广东省拍卖业协会会长雷敏和画家罗渊共同为展览揭幕

自古以来,书画鉴定专家兼善书画者代有其人,远至南齐的谢赫、宋代的苏轼、明代的董其昌,近至启功、谢稚柳,均是一代名手,其学说在历史长河中影响甚巨,不但创造或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审美风尚,更成为中国书画史上不可绕行的里程碑。这些耆老名宿名留青史,他们创造的精神财富亦流传后世,惠泽绵长。朱万章有多年的书画鉴定经验,画作的真、伪、优、劣在他面前一览无遗,由此而发的多种学术著作早在十年前已结集出版,如今更是名满岭南,只言片语人皆宝之。所以,朱万章的身份毋庸置疑首先是一位学者、文人,而他的书画则属于文人书画。

罗渊向以诗、书、画著称于广东画坛。他出版了多部诗书画集,是名副其实集三艺于一身的国画家。在分工越来越细的现代画坛,能做到这一点的画家已经越来越少,而他依然可以在精心构筑的艺术天地中继承这种文人传统,显然尤为难得。

朱万章《夏景图》,纸本设色,6950厘米

朱万章同时兼擅绘画,以画葫芦著称,被誉为学者型画家,画风不求形似而形神皆备,颇具文人画趣味。朱万章近年来创作的葫芦系列,蕴含着一种美术史研究过程之中的思考,他试图在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之间构筑一条知识与行动的新通道。

由广州恒福茶文化博物馆主办的一葫一世界:朱万章葫芦绘画展暨广州茶文化博物馆个展于2013年3月2日在广州隆重揭幕。

文人书画历来注重意境,朱万章的画作尤需从此高度观看,否则难以领会其中之真趣。多年积累的书画鉴定经验使朱万章的画作未出手已奠定了高屋建瓴的基础,在他的画作面前,绘画创作中的构图、章法、题材等诸多应用技巧,均已化作浮于表面的形式,如同伯乐相马,不辨雌雄的故事一样,画作中存在着一种需要透过表面的语言程式去触摸的关乎灵魂本真的内容,因为他的画作中表述的是纯粹的精神家园,正如石涛所说,皆为心画。

以绘画而论,罗渊以写山水和松树闻名。

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民盟广东书画院、岭南画院主办,岭南美术馆承办的游於艺朱万章葫芦画展将于2013年2月6日24日在广东东莞岭南美术馆举行。本次展出朱万章创作的以葫芦为主题的近作80件(套)。朱万章是书画鉴定家、美术史学者,在学术研究之余,雅擅丹青,长于山水、花鸟,尤以葫芦见长。其画清新淡雅、不求形似,被称为学者绘画。

朱万章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研究中心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画院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朱万章长期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美术评论等,
著有《书画鉴考与美术史研究》、《岭南近代画史丛稿》、《居巢居廉研究》、《书画的鉴藏与市场》、《髡残》、《陈师曾》等论著20余种,撰写美术史与书画鉴定论文数百篇。近年研究领域开始涉及近现代美术史和当代美术评论。朱万章同时兼擅绘画,以画葫芦著称,被誉为学者型画家,画风不求形似而形神皆备,颇具文人画趣味。其作品分别被广东省档案馆、广东省博物馆、岭南美术馆、肇庆学院美术馆、广东南海博物馆、广东顺德博物馆等机构收藏,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举办展览,出版有《一葫一世界:朱万章画集》等,其作品被印制成邮票发行。近年来,北京保利、北京翰海、北京荣宝、盛世元典、北京宝笈轩、广东保利、华艺国际、皇马抱趣、广东省拍、广州银通、广东衡益、精诚所至、成都诗婢家、浙江一通、福建静轩、福建运通、香港中银通等多家拍卖行均上拍其作品,受到藏家的追捧。

朱万章是学有所成的学者、书画鉴定家,兼擅绘画,以画葫芦见长。自2012年12月6日在广东顺德博物馆举行首次个人展览以来,迄今为止,先后应邀在东莞岭南美术馆、广州可创铭佳画廊等地展出专题画展多次,在行内外引发广泛关注。广东电视台和广州地铁电视均拍摄了专题片进行报道,国内外的专业报刊和大众媒体,都竞相报道展览的盛况,很多收藏家和专业人士均对此表示高度关注。

中国书画艺术的传统语境中有一个重要的观点:读画如读人,画品即人品。要做到人画合一,是很难的。有多少人经过数十年的研习,走了无数的弯路,始能寻得蹊径,或是终生未能窥见真谛。但是在朱万章这里,他轻而易举地做到了。正是由于他为人一贯真诚坦然,才能轻易做到画如其人,表里如一。一种符合自己的,拥有个人语言风格的表达符号,常常需要长时间的提炼,但朱万章没有从基础处拾级而上,反而一出手已令人高山仰止。其中的道理,就如同佛教的律宗和禅宗,为求佛法真昧,律宗要求研习戒律,禅宗提倡顿悟成佛。而朱万章能得此书画因缘,初涉绘画就能直奔艺术本真,本人以为,皆是他努力修行得来的善果。他勤劳、坚忍、敏思、笃行,十年如一日地钻研书画研究事业,如今已经迈入第21个年头了,也因此养成了高水准的鉴赏眼光。

罗渊所绘山水,大多以粗笔挥写,用焦墨皴擦,山石厚硬,质感强烈,赋色对比明显,具有一种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同时,由于独特的造型技巧,则使其山水画具有一种装饰性。他所绘山石以北派画风见称,无论是写飞瀑流泉、无边云海,还是悬崖峭壁、山间蹊径,或者是春江雪山、夏花秋树,都尽可能展示其恣肆淋漓的笔墨技巧,并由此透露出一种无拘无束的豪放。在纵横捭阖中展现千里江山的雄壮与豪迈,在豪迈的笔意中穿插隽永深长的诗意,这是罗渊山水画的主要特色,也是其形成自己个性特征的基石所在。美术史论家梁江先生在其论著《广东画坛闻见录》中称罗渊多以山水题材表达一种气度恢弘的意境,是对其山水画风的高度概括,也是对其画风的充分肯定。清人恽寿平(16331690)在《南田画跋》中有言:作画须有解衣般礴、旁若无人意,然后化机在手,元气狼藉,不为先匠所拘,而游于法度之外矣,从罗渊的这些山水画构成,便可见其这种别具匠心处。这种无拘无碍的恣意表达,正是古往今来很多山水画家表露出的一贯创作状态。罗渊的山水画,正是这种个性化的主要表现。

去年12月,他在广东顺德博物馆首次举办了题为一葫一世界朱万章绘画展的个展,在学术界、书画收藏界和文博界引起关注。本次展览是在顺德展览的基础上,挑选了最近创作的新作,反映出朱万章在绘画上的探索过程。为让读者全面了解朱万章的学术成就和艺术风貌,主办单位还特地展出朱万章历年来撰述的学术论著、主编的部分图录以及其他相关资料,据此可看出一个学者书画家的风采。

学者画家朱万章近照

葫芦绘画创意产品

朱万章的画作特征可以用四个字形容:纯、真、老、辣。乍看之下,这几个字是相互矛盾的,纯真一般形容未经世事的状态,老辣则是饱经沧桑的结果。而在饱经沧桑之后仍然能进入一种纯真的精神境界,则极为难得。

有意思的是,罗渊山水画中常常伴以红日东升,云海缭绕,则使平淡的山水赋以文化内涵。其画若从大处着眼,则可见国泰民安,太平有象之景;若从小处着眼,则是示人以青云直上,步步高升的吉祥寓意。他有时则又将山石晕染为赭色,夺人眼目,折射其迎合俗世之良苦用心,真可谓独具怀抱。这种构思是对隋唐以来民间吉祥文化的一脉相承,在明清时代的山水和花鸟画中时有所见,这也正是其山水受人追捧的主要因素。当然,任何一种事物都有其利弊两面。这种绘画表象无可置疑地成为其山水画具有世俗化倾向的主要特征。如何在雅画与俗世中找到一种有机的切合点,使其画更多地得到学术界认同,将是其将来在创作摸索中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编辑:admin

对于古书画的丰富研究,让朱万章深刻地体识到,传统书画的笔墨行迹中所饱含的莫可名状的生命意志。汲古人之笔墨,运时代之气息,朱万章近年来创作的葫芦系列,蕴含着一种美术史研究过程之中的思考,他试图在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之间构筑一条知识与行动的新通道。很显然,这种尝试在前贤如启功、谢稚柳、徐邦达、王季迁、苏庚春、饶宗颐等书画鉴定家和著名学者中均有所体现。朱万章正是以他们为楷模,在其精心营造的艺术世界中构筑自己的精神乐园。

本次展览,主办单位将朱万章绘画与衍生的与葫芦相关的茶文化作品相结合,既有朱万章的代表作品近五十件,也有根据朱万章作品元素而研发的创意产品,包括:福禄自在杯、汝窑茶具、普洱茶、瓷板、瓷瓶等,是一次将朱万章葫芦绘画与茶文化相融合的集中展示,是一葫一世界与一壶一世界相碰撞的结晶。

老、辣两特征集中体现在用笔上,常言道:书画同源。从王维、苏轼等文人绘画开始,就提倡以书法入画,直到当代书画家仍以画面能见笔为上乘。朱万章的画作处处见笔,用笔顿挫、曲张有致、徐疾变换,显得苍老盘曲,用笔非常老道,似乎每一笔都由他多年来蕴藏于胸中的古画名迹中涤荡而出。这里不得不提到,朱万章对画作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如同一个高速运转的大型数据处理器,每件经他过目的画作都井然有序地罗列在册,时代、人物、详情,历历在目,如数家珍。这些多次出现的线条也体现了他本人的审美风格,他所欣赏的,正是这种百折不挠的生命力。

山水之外,松树是罗渊最为擅长的画科。

朱万章《紫气东来》,纸本设色,6947cm

在展览开幕当日,恒福茶文化博物馆邀请朱万章本人到现场讲述与葫芦绘画、吉祥文化与茶文化相关的学术话题,并会同山水画家罗渊等其他艺术家一道,现场演示葫芦绘画的创作过程,并同时向公众推出以葫芦为主题元素的创意产品。尤为难得是,朱万章还应主办方邀请在茶杯及普洱茶饼上亲笔签名(限量版),以增加其收藏价值。

纯、真除了形容笔墨形态,同时形容了某种精神上的内容。朱万章指导学生鉴定书画时常说大俗大雅,这一审美观点在他的作品亦有所体现,在题材选取方面,葫芦有福禄之意,是相当大众的,但朱万章曾多次表达过他对民间俗文化的喜爱;他的用色常显明艳,喜用藤黄、朱膘、胭脂、花青、紫色,然而笔墨轻松,随意点染,因而呈现出一种未经修饰,天然不造作的纯真姿态。

罗渊所绘松树盘根错节,虬屈劲健,在老辣的用笔中尽显笔墨功夫与练达的生活积累。他擅用积墨,在浓淡深浅中刻划出不同形态的松树。或者屹立山巅,或者枝出悬崖,再或者蜿蜒曲折,风姿绰约,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在半山间静静伫立,在原野上迎风独立千枝百态,各尽其妙。清人钱杜(17631844)在其《松壶画忆》中说,山水中松最难画,各家松针凡数十种,要惟挺而秀,则疏密肥瘦皆妙。昔米颠作《海岳庵图》,松计百余树,用鼠须笔剔针,针凡数十万,细辨之,无一败笔。所以古人笔墨贵气足神完,这里言及之松树画法关键在于神韵与气势。在罗渊的松画中,便可见这种历经多年锤炼所成就的各种形态松树的神气。其画,大多一气呵成,绝无拖泥带水之笔,所以才使观者一见而生苍劲老辣之感;而他对于松的造型刻划,则使观者如行山阴道山,目不暇接。其用心之精细,笔墨之考究,使其松树介于形似与神似之间,同时也在雅与俗之间徘徊。以粗放的笔触构建传统的意蕴,这是罗渊松画的重要特色。在中国传统吉祥文化中,松树是长寿的代表符号,同时也是意志坚贞的象征。罗渊所绘之松树,客观上传递了这种信息,为行内外所关注,成为其绘画的又一标志。

葫芦作为朱万章主要的创作题材,以书写的形式物象,颇有人文画的韵味。朱万章通过观察田园中藤条上垂悬的葫芦、观摩和比照诸如齐白石等诸家画作中的形式结构,力图在意笔之中寻求画葫芦系列的格法和气局。

展出的朱万章作品《白石逸韵图》

在众多画作中,尤能体现这几个特征的经典作品是《一葫一世界》,本来,在一个画面上能看到纯、真、老、辣四字并存已是极不容易,偏偏这幅作品的各个特征在各自的范畴中犹自扩张到了极致的境地,简直让读画者喜极而泣。老辣的藤条挥霍着线条的魅力,自由、曲张,散发着生命的韧性和力度;散落的紫藤花以画意不画形之致彰显了一种天然、拓落的生活态度;而真正能体现出作者本意的,却是那一尊端坐的葫芦,端庄齐整,方圆有度,怀抱着一颗赤子之心,静谧而安稳,任由时间流淌,世事穿梭。

观赏罗渊画作,自然而然便会注意到他的笔墨。这也许是其画给人的最为直接的视觉体验。看得出来,罗渊的笔墨功夫的娴熟与精到,是其长期历练的结果。在其游刃有余的笔墨运用中,尽显出对于山石、松树、空气、水波、阳光、飞鸟、太阳、流泉、云雾等恰如其分的把握与刻划,这是他的主要绝技。恽寿平尝言: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作画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正是在笔墨的肆意运用中,罗渊在画中注入了激情,并由此使鉴画者生情。因而让我们看到了他对于生活的热爱,对大好河山的钟情,对一草一木的怜惜,对世间万物之热情。

有评论家如此评论他的作品:自然,笔墨的浓淡干湿愈发虚实相生,葫芦与藤叶枝蔓在章法上开合有致,有一种舒散的灵动与清妙。而这也是吸引不少藏家关注及购买朱万章作品的原因。

本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20日。

其它如《消夏图》、《秋意图》、《紫藤葫芦图》等几件作品,其线条、墨韵都有可圈可点之处,斑驳的墨迹、曲张的线条,处处蕴含着难以预料的变化,忽远忽近,骤淡又浓,给人以无尽的惊喜和韵味。

这便是罗渊及其罗渊的画。

123

编辑:admin

在现今圆熟、职业化的艺术风气中,朱万章宁拙勿巧的笔墨显得别有一番文人铁骨铮铮的格调,而明艳的色调又传达出内心积极进取的正能量,轻松随意的笔调表达了为人处世的宽容和随遇而安,端庄默然的葫芦则象征着他安身立命的原则。所以,一葫一世界,自从与书画结缘,他便拥有了他的葫芦,拥有了他的世界,而他的世界将为世人所熟知、景仰。

(朱万章,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广东省博物馆研究员)

学艺朱万章艺术作品展6月22-7月1日在广州可创铭佳画廊举行,每天开放时间:13:0022:00。

此文发表于《美术观察》2011年1月总第185期

开幕式拟定于6月22日晚上7:30举行。

此文发表于《中国书画》2010年12月总第96期,名为解读罗渊画风

地点:广州海珠区阅江路珠江琶醍文化创意艺术园D区1楼。欢迎参观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