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

  在艺术家孙宗慰先生诞辰百年之际,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徐悲鸿纪念馆联合主办的“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于8月11日下午15时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廖静文、詹建俊、梁江、王琦、吴洪亮、徐里、徐永胜、张祖英、雷波、钱林祥、陈湘波、孙景明等嘉宾参加了展览开幕式。本次展览展出近百件孙宗慰生前的重要作品,创作时间从上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不仅有油画、国画、水彩、素描、速写,还包括大量文献、实物资料及研究成果。应该说此次展览是孙宗慰艺术人生最为全面的一次回顾。

  孙宗慰先生1912年生于江苏常熟,为东吴孙权后裔。少年时代,虽经过丧母之痛、家庭破产之难,但依然坚持自我的追求。他于1934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成为徐悲鸿的学生。1941年,孙宗慰就踏上了西行的长路,成为第一批涉足西北少数民族绘画题材的艺术家,以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描绘那里的风土人物。韦启美在谈到孙宗慰创作的西北少数民族题材的绘画作品时说:“孙先生就是到生活中去描写中国人民生活的第一批人之一。在油画界真正描写中国人民生活的第一批里面,据我了解是这样。现在回想起在他用油画表现藏族人民生活以前,还有没有人呢?就是描写少数民族的生活吧?我就想不出来了。现在看孙先生的作品相当好。不仅仅他的艺术作品本身好,而且是他有他的历史意义,从油画史上,素描教学史上,中国画史上都有他的意义。”

  1940年——1942年,孙宗慰还以张大千助手的身份,参与敦煌壁画的临摹与研究工作并卓有成果。抗战期间,参加“战地写生团”,画了大量速写,绘制抗日宣传画。1949年后,赴天津新港等地写生,融入描绘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潮。1955年,院系调整,他调到中央戏剧学院,与冯法祀等先生共同研讨舞台美术基础教学,开创了戏装人物写生等教学的新形式。1957年之后一直到文革,因身体和政治的双重压力,其作品日减,淡出视野。孙宗慰先生于1979年去世,享年67岁。

  邵大箴说:“在我国现代美术史上,孙宗慰是一位做出了贡献和值得我们重视与研究的艺术家。他在艺术创造上和艺术教育事业上,都有杰出的成就。他是油画家,又是水墨、彩墨画家,对西画和中国画均有很深的造诣。他在自己的油画创造中,努力吸收传统写意画的观念和技法,使之更富有神韵,更具有民族特色,他在自己的水墨、彩墨的创造中,又努力融合油画的造型与技巧,使之更接近生活,更具有现实感。他是在中西融合上做了许多有益尝试与探索的艺术家,他积累的经验,他所取得的成绩,至今对我们仍有借鉴的意义。”

  纵观孙宗慰的一生,他是徐悲鸿艺术理念与实践的追随者;是张大千敦煌之行的重要助手;是中国西部题材创作的开拓者;是中国舞美基础教学体系的建构者;更是人民生活、社会生态朴素的描绘者。孙先生的画和他的为人一样朴素、内敛、有意思,这种自然的东西,就是现在也是不多见的,他在诚心诚意表达真诚的东西,尤其是反映少数民族的作品,安静、纯朴、厚重,典雅而不轻飘。在孙宗慰诞辰百年之际,希望通过研究、展览以及出版来追溯与呈现孙宗慰的艺术与人生。

在这个小镇,生个男孩子天经地义!


晓霞已经开到5指了,疼痛一阵阵袭来,越来越频繁,汗水直往下滴。她呻吟几声,咬牙坚持。她今年已经38岁了,是个高龄产妇了,这是第二个孩子,10年前就生过一个女儿。所以她比别人都有经验,知道要保存实力熬到最后孩子出生的时候发力。

 “晓霞,你家人给你开了无痛,我们现在就给你挂上,你能舒服点了。你家人对你可真好,咱们这个小镇上,一年开无痛药的根本没几个,他们心疼你咧。”护士走过来给晓霞推上药,满脸羡慕。护士说得对,这个农村的小镇,生孩子的疼只有自己扛,丈夫根本体会不了。挂上无痛后,晓霞慢慢进入了梦乡,梦见很多孩子绕在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

“谁家生孩子不都是个疼么,挂什么无痛,要好几百块呢!”此时晓霞的丈夫也在跟婆婆抱怨。“别说了,晓霞受狠罪了,再说,她是高龄产妇,比别人危险。这点钱,我出行不行!”年轻的小护士们都在羡慕,这婆婆多好,谁摊到是谁的福气啊。

一阵强烈的疼痛突然袭来,晓霞从梦里回到现实。“开到十指了,马上准备接生!”一个助产士立马来到晓霞床前。“来,跟着我的节奏呼吸、用力。呼~吸~用力!再来一遍!很好,我看见孩子头发了。再来!呼~吸~用力!护士,给她喝点红牛!来,坚持!”晓霞毕竟已经是二进宫了,产道也不像当年那么紧致。稍微休息后,一阵强烈的要大便的感觉来了,晓霞知道,就是这个时候,攥紧拳头,用尽她全部的力气。孩子顺利被推出,“哇”得一声响彻产房。“是个男孩,你亲亲他吧。”晓霞直喘气,慢慢感觉困意袭来,睡着了,还是刚才那个梦,孩子,全是女孩。

产房外,晓霞的丈夫和婆婆收到母子平安的通知,喜笑颜开。“快,快打电话回家告诉你大姐,我们家有孙子了!”

家里,晓霞的公公已到弥留之际,赤脚医生来挂上水,但也撑不过两天了。此时,老头子眼睛睁得大大得,在和死神做最后的搏斗。“爸,晓霞生了,孩子很健康,你安心吧。”老头子听见后,咧开嘴,笑容刚到一半,就停住了,眼神逐渐变得空洞,咽气了。一个月前,公公身体已经不行了,为了活到孩子出生,硬是吊水一直撑着。

三天后,晓霞公公的下葬,葬礼上,大家都围着孩子,晓霞的婆婆一点没有哀伤。“老头子这辈子赚不少钱咧,就担心没个孙子,现在好了,死也瞑目啦。瞧瞧我这个大孙子,才三天,就比出生那时候好看多了。”

10年前,晓霞生下第一个女儿后,一家人的反应就让她明白,如果不生个男孩,日子怕是过不下去了。这10年,晓霞共怀了6胎,前5个做过B超都是女孩,打掉了。晓霞也抗争过,但是丈夫全家一次次让她心寒。甚至有一次,他们把她捆着送到医院做了手术。丈夫不止一次说过,生不出男孩,就滚出这个家。每到排卵期,丈夫房事上就特别疯狂,其他时候,压根不碰她。婆婆每天各种偏方盯着她喝下,药苦到反胃,慢慢,晓霞也习惯了,觉不出药的苦了。

医院里,小护士们依然在讨论晓霞的婆婆多好,晓霞多幸运。

在这个小镇,生个男孩子天经地义!

图片 1

神雕侠侣孙婆婆是金庸先生笔下一名善良人士来源www.88884400.com。孙婆婆出生年月不详,虽然在《神雕侠侣》中孙婆婆是位配角人物,但是她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苏婆婆是古墓派的元老人士,当初林朝英开办古墓派时,孙婆婆一直服侍着林朝英直到林朝英死去。

后来,孙婆婆一心一意照顾着小龙女师父。原着中,孙婆婆长相非常丑陋,从孙婆婆行为来看,她是位心地善良的老妪。小龙女和李莫愁得以长大成人,全都离不开孙婆婆的精心抚养。乃至后来杨过进入古墓,也都是孙婆婆的功劳原文www.88884400.com。在《神雕侠侣》中,孙婆婆出场时,大约已经五六十岁了。或许孙婆婆年轻时候,也是一位妙龄少女。后来她跟随林朝英隐居古墓后,她甘愿过着孤寂冷清的生活。林朝英去世后,古墓派有了小龙女师父以及李莫愁、小龙女。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孙婆婆将她的光阴都花费在了培养古墓后人身上。小龙女师父死后,孙婆婆只能与小龙女相依为命历史网。

在神雕侠侣孙婆婆身上看到了很多人性的闪光点,比如忠心,或者说善良有爱心。当初,杨过被孙婆婆所救,孙婆婆为了救孤苦无依的杨过,她不惜牺牲了自己性命。临死之前,孙婆婆还将杨过托付给了小龙女,并嘱托杨过让他好好服侍小龙女。在充满江湖仇恨的《神雕侠侣》中,孙婆婆无疑是位可歌可泣的女性人物。

孙婆婆临死前求了小龙女什么事

推荐阅读:相依为命整六年!吕雉与审食其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过《神雕侠侣》的观众一定对和蔼可亲的孙婆婆有很深的印象吧。孙婆婆虽然年迈不问世事,但是孙婆婆有一副侠义心肠IDe。当初杨过因被全真教欺侮,孙婆婆立马打退了全真教人,将杨过救于水火之中。非常可惜的是,孙婆婆没有成为小龙女与杨过情缘的见证者。

她被全真教六子之一的郝大通误杀后,对小龙女说了一句话后便去世了。那么,孙婆婆临死前求了小龙女什么事呢?其实,从剧情发展来看,就会明白孙婆婆临死前求了小龙女什么事。孙婆婆临死前请求小龙女说,希望小龙女可以收留杨过,并且照顾杨过一生一世。显然,心地善良的孙婆婆得知杨过坎坷的身世经历后,他不愿意看到杨过再回全真教受到他人欺侮8.8.8.8.4.4.0.0.c.o.m。除此之外,孙婆婆还告诉杨过说,让杨过好好服侍小龙女。从孙婆婆临死前对小龙女说的这番话来看,孙婆婆心疼杨过,并且断定杨过是位重情重义之人,所以她才将杨过托付给小龙女。

除此之外,孙婆婆生前和杨过相处了一段时间,从杨过言行话语中可得知,杨过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他的见识比小龙女多。关键时候,杨过可以帮助小龙女,并且照顾小龙女的日常起居。况且孙婆婆去世后,古墓派就只剩下小龙女一个人了。孙婆婆不忍心小龙女独自呆在古墓中,于是借抚养杨过名义,让杨过进入古墓派陪伴小龙女历+史+网

持烟斗的自画像,油画,63x44cm,1944

在艺术家孙宗慰先生诞辰百年之际,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徐悲鸿纪念馆联合主办的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将于8月11日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将展出近百件孙宗慰生前的重要作品,创作时间从上世纪30年代至60年代。不仅有油画、国画、水彩、素描、速写,还包括大量文献、实物资料及研究成果。应该说此次展览是孙宗慰艺术人生最为全面的一次回顾。

孙宗慰先生1912年生于江苏常熟,为东吴孙权后裔。少年时代,虽经过丧母之痛、家庭破产之难,但依然坚持自我的追求。他于1934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成为徐悲鸿的学生。1941年,孙宗慰就踏上了西行的长路,成为第一批涉足西北少数民族绘画题材的艺术家,以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描绘那里的风土人物。他以张大千助手的身份,参与敦煌壁画的临摹与研究工作并卓有成果。抗战期间,参加战地写生团,画了大量速写,绘制抗日宣传画。1949年后,赴天津新港等地写生,融入描绘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潮。1955年,院系调整,他调到中央戏剧学院,与冯法祀等先生共同研讨舞台美术基础教学,开创了戏装人物写生等教学的新形式。1957年之后因身体和政治的双重压力,其作品日减,淡出视野。孙宗慰先生于1979年去世,享年67岁。

纵观孙宗慰的一生,他是徐悲鸿艺术理念与实践的追随者;是张大千敦煌之行的重要助手;是中国西部题材创作的开拓者;是中国舞美基础教学体系的建构者;更是人民生活、社会生态朴素的描绘者。在孙宗慰诞辰百年之际,希望通过研究、展览以及出版来追溯与呈现孙宗慰的艺术与人生。

据悉,展览持续到8月20日结束。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