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瓷器是中国劳动人民的一个重要发明之一,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的结晶,是一张最能代表中国的名片,在英文中瓷器与中国同为一词,在国外一提到瓷器首先想到的就是中国,充分说明中国瓷器的无与伦比完全可以作为中国的代表。

图片 2

定窑是中国传统制瓷工艺中的珍品,宋代六大窑系之一,它是继唐代的邢窑白瓷之后兴起的一大瓷窑体系。主要产地在今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的涧磁村及东燕川村、西燕川村一带,因该地区唐宋时期属定州管辖,故名定窑。

定窑瓷器改用覆烧方式以后就出现了芒口现象,为了美观很多定窑瓷器都镶嵌金银铜口,一是提高使用者的身份,二是表明在宋代定窑瓷器的珍贵。

北宋 定窑划花八棱大盌

瓷器中的宋代五大名窑瓷器闻名遐迩于众多瓷器种类,以其精湛的工艺,别致的造型,精美绝伦的釉色,成为历代帝王、文人雅士的心爱之物。宋代五大名窑之说,始见于明代皇室收藏目录《宣德鼎彝谱》:“内库所藏汝、官、哥、钧、定名窑器皿,款式典雅者,写图进呈。”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继唐代邢窑白瓷而起以烧白瓷为主的定窑瓷器鉴定要点。

定窑,是继唐代邢窑而起,在邢窑的影响下烧造白釉瓷的中国北方的一个著名窑口,也属宋代五大名窑之一。此窑原为民窑,北宋年间,因一度烧造宫廷定烧瓷而声誉鹊起。定窑窑址在今河北省曲阳县的涧磁村和东西燕山村。这个地方,在唐宋时属定州,定窑也就因此而得名。其实,定窑的瓷器烧造最早可追溯到南北朝时期,五代时开始烧造以白瓷为主,到宋金年代,是这个窑口发展的鼎盛时期,元代以后逐渐衰落,至明代宣德年间终至落幕。

定窑原为民窑,北宋中后期开始烧造宫廷用瓷。创烧于唐,极盛于北宋及金,终于元,以产白瓷著称,兼烧黑釉、酱釉和绿釉瓷,文献分别称其为”黑定”、”紫定”和”绿定”。

定窑镶金银口是皇帝和贵族审美下的奢侈之举,是为了提高定窑瓷器身份而采取的装饰工艺,反映当时的审美情趣和人们迷恋金银器的心理,是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为了表明使用者身分尊贵或显示豪华。金佃工艺与陶瓷相结合,更赏心悦目,犹如锦上添花。金装“官”款瓷器是宋代的官窑瓷器了。官字款是宋代皇宫专用的,这是宋代定窑最辉煌的时期。

定窑是宋代的五大名窑之一,且是其中唯一的白瓷名窑,其名气甚至超过了之前的白瓷名窑邢窑。元朝刘祁在《归潜志》中说: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道出了定窑白瓷的知名度和普及度。定窑窑址在河北省曲阳县涧磁村和东、西燕川村,创烧于唐代。唐代时被称为曲阳窑,因为曲阳县归定州管辖,所以在宋代被称为定窑,宋代是定窑的黄金时期。

宋代定窑以烧造白釉瓷为主,同时兼烧黑釉、酱釉、绿釉等所谓黑定、紫定、绿定、红定等彩色釉的定瓷品种。这些彩釉品种是在白瓷胎上罩上一层高温色釉而烧成。

宋代瓷窑装烧技术最为重要的成就,就是发明了覆烧法和“火照术”。北宋后期起,定窑大量采用覆烧方法,还使用了一种垫圈式组合匣钵。这种烧制方法的优点,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空位空间,既可节省燃料,又可防止器具变形,从而降低了成本,大幅度地提高了产量,对南北瓷窑都产生过很大影响,对促进我国制瓷业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

白釉金装“官”款洗

天津博物馆中珍藏着一件定窑白釉印牡丹花纹盘。据天津文博院研究馆员刘渤介绍,这件瓷盘高5厘米、口径20.5厘米、足径13厘米,敞口、弧形壁、圈足略小,盘外壁有自然流淌的泪痕,是宋代定窑白瓷的代表作。宋代的定窑瓷器,胎质薄而轻,施釉极薄,釉色洁白晶莹,很多积釉的形状好像泪痕,被称为蜡泪痕。天津博物馆的这件藏品,盘外壁即有自然流淌的泪痕。

图片 3

定窑的瓷胎特征是胎质十分坚密精细,胎薄而显轻,胎色白净而略显微黄。无论白定还是各种彩色釉定,均是如此。定窑施釉较薄,釉薄处能见胎色,白定釉色多数为白中微闪黄色;黑定所上的黑色釉犹如黑漆一般,釉面特别光亮;紫定其实并非紫色,而是酱黑色釉,釉面施釉不太均匀,常出现深浅不一的现象;书载有红定一说,但至今尚未见到实物,所见残片上也只是在酱釉上有红斑而已。因此如在市场见有红定出现,须特别小心对待。北宋早期采用正烧法,因而盘碗口沿多有釉。中期以后盘碗采用覆烧法,为防口部粘釉,因此将施满釉的盘碗在口沿处刮去一圈釉,露出胎骨,烧成后盘碗的口沿就有一圈露胎毛边的芒口。为了美观,在一些高档的盘碗口沿上,常镶上金、银、铜质的扣,所谓金装定器。这是定窑创烧的一个独特的制瓷工艺特点。仿品通常采用硬器将口沿敲毛,再涂以污垢做旧,冒充芒口;或者在没有芒口的盘碗口沿上也包上包口。仔细观察,容易鉴别。

图片 4

图片 5

定窑的历史,要从唐代的曲阳窑说起。

鉴识宋代定窑白釉瓷,从胎釉的角度,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去辨识:一、要有玉质感。宋代制瓷追求玉质效应,以有玉质感的为上品,特别是作为宫廷烧造的瓷品,更是必须要烧出玉质感来的。因此,一件定瓷器物上手(无论是白定,还是色釉定都是如此),首先要看有无玉质感?真品应是釉水莹润,富有灵动之气,就如白玉一般的。仿品因胎釉原料和烧造温度等不易掌握,很难烧出玉质感来。一般都是气韵呆滞、釉色苍白,无玉质感可言。个别能烧出玉质感来,但常见色彩显新,有火爆之感。二、釉色如象牙之白。五代之后,定窑器施釉前已不施化妆土了。所施白釉的釉水为白中闪黄,所以釉面之色呈所谓的象牙白色。少数质差的釉为白中微闪灰黄。白定釉面呈半透明状,因为施釉较薄,所以薄处能隐约看到胎色。在器物的折腰处可见积釉呈浅浅的黄绿色。积釉处气泡稀疏通透,大小不一。这也是一个鉴识时要注意的要点。仿品因掌握不了定窑特定的烧成气氛,故难以烧出象牙白的釉色来。釉色常不是偏白就是偏黄,在器物折腰处也难见浅黄绿色。三、要见竹丝刷痕。定窑的制胎工艺中,在胎半干之时,有用竹丝刷子旋修这一道工艺,因此在胎面上就留有一些竹丝刷痕。定窑因为施釉较薄,烧成后,在釉薄处透过釉面就隐约可见竹丝修胎所留下的刷痕。这是定窑瓷的一个基本特征之一,在鉴识时必须特别留意。仿品中常不见这种竹丝刷痕。有的做了,但做得生硬拙劣,不够自然,据此可以鉴别。四、釉面常见蜡泪痕。这种泪痕是由于上釉不均匀,入烧时釉水垂流所致。垂流釉的下部似蜡泪状凸起,球面下部呈浅水绿色。这种泪痕只出现在盘碗的外部。有否泪痕也成为鉴识是否北定的一个基本特征。当然,不是每一个定窑瓷都有泪痕,但有泪痕比没有泪痕的要容易确认。一般的仿品是较难做出这种泪痕来的。

定窑包袱式壶

图片 6

唐代时,最著名的白瓷名窑是邢窑。那时的定窑产品,无论质量还是工艺水平都不如邢窑。唐代诗人皮日休有《茶瓯》一诗,他在诗中说,若能得到邢窑的茶瓯(即茶杯)用来饮茶,其乐趣赛过神仙。那时定窑的瓷器还比较粗糙,产品以碗和盘为主,而且并非以烧制白瓷为主。比如定窑的碗,碗里施白釉,但是外面却用青黄釉,实际上处于由青瓷向白瓷过渡的阶段。直到唐代后期,定窑才主要烧制白瓷,工艺也越发精致。唐代后期的定窑白瓷,胎质洁白细腻,具有一定的透光性,已经相当精致。五代时期,定窑白瓷的器壁比唐代时更为轻薄。

定窑窑址在今河北省曲阳涧滋村、野北村及东西燕村,在宋代属定州,故名定窑。定窑以烧白瓷为主,原为民窑,北宋中后期开始烧造宫廷用瓷。创烧于唐,极盛于北宋及金,终于元,以产白瓷着称,兼烧黑釉、酱釉和釉瓷,文献分别称其为”黑定”、”紫定”和”绿定”。

定窑到金代,胎釉和工艺上有一些变化。虽然胎质仍洁白细腻,但釉色多呈乳白色。工艺上虽承接了覆烧法,但在工艺上又有所变化。即在许多盘碗的内心刮去一层釉,露出胎骨,然后叠烧,这露胎处通常称为涩圈。

图片 7

图片 8

唐代和五代时期,定窑釉色为纯白或者白中闪青,但是宋代的定窑釉色却是闪着黄色调的象牙白。之所以有这种变化,是因为唐和五代的定窑瓷器是用还原焰烧制而成的,白瓷胎釉中未被除尽的铁分子在还原气氛中呈现青色,而宋代的定窑瓷器是用氧化焰烧制而成的,铁分子在氧化气氛中闪黄色。刘渤说,这件器物通体施牙白色釉,是宋代定窑瓷器的典型釉色。

定窑在宋代时就有仿烧。仿烧的窑口,无论北方或南方各窑的产品,与定窑相比,都是大同而小异的。北方定窑系诸窑虽仿制定窑的制瓷风格,但一般都不采用覆烧工艺。特别是宋王朝南迁之后,一部分定窑工匠也跟着南迁。于是在景德镇等窑口也纷纷仿烧定窑瓷,出现了南定、粉定、土定等诸多仿烧的品种。但这些仿烧品种,由于地域和烧造条件的不同,南方诸定还是有自己各自不同的风格特征。如,景德镇的仿定釉色如粉,所以被称之为粉定;土定的胎土较粗,胎骨偏厚,釉色偏黄,釉面有纹片;南定烧结温度稍高,故釉面的玻璃质较强,釉色也在白中闪出青色。所有的仿定瓷品,在胎釉特征上,几乎都不见北定的象牙白釉、蜡泪痕和竹丝刷痕三大基本胎釉特征。根据以上的一些特点,可以把真定和仿定区别开来。

定窑划花龙纹大盘

图片 9

此时,邢窑白瓷在釉色上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而且,与邢窑瓷器相比,定窑瓷器的装饰手法更为多样,如陆羽在《茶经》中称邢窑瓷器类银、类雪,而苏东坡在描述定窑瓷器时称定州花瓷琢红玉,一个琢字,反映的即是定窑的装饰手法。就这样,邢窑不得不退出了历史舞台,定窑代替它成为了著名的白瓷窑。

图片 10

定窑器除黑釉器外多数都有花纹装饰。装饰手法从北宋早期到晚期先后有划花、刻花和印花等多种。早期划花系用竹签类工具在瓷胎上划成。所划线条比较细,坡度很小,图像自然豪放。刻花法比划花法出现稍晚。刻花是用刀子在胎骨上刻成的,用的还是一面坡的刀法,刻线较宽,坡度大,图像刚劲有力。有时候划花和刻花也常出现在同一器物上。刻划的花纹早期有莲瓣纹、缠枝菊纹和蕉叶纹、回纹等,稍后又出现花果、莲鸭、鱼水、云龙等纹饰,而且在图案一侧常划一细线,以凸出图像的立体感。印花装饰是用模子在胎上模印而成,始见于北宋中期,成熟于后期。定窑所印的图案都是层次分明、线条清晰、繁而不乱的。主要题材以花卉为主,以牡丹、莲花为多,次之为菊花。有缠枝也有折枝的。图案讲究对称。此外,鱼水纹、龙凤纹和各种禽鸟纹也不少。花卉纹常见与动物纹相组合。仿品当然也可仿造印刻上述各种图案,但常见进刀迟疑,线条呆滞,图像木讷。印花的则是形象模糊,章法混乱。真品刻划一气呵成,图像有一种流畅之美,仔细审察,不难识破。

图片 11

宋代白釉金装“官”款洗高3.6/口径/9.7足径8.1厘米

宋代的定窑瓷器,胎质薄而轻,施釉极薄,釉色洁白晶莹,很多积釉的形状好像泪痕,被称为蜡泪痕。天津博物馆的这件藏品,盘外壁即有自然流淌的泪痕。

定窑之器中,有极少数是有款识的,如尚食局、五王府等,还有带官、新官字样的款,这些都是入窑烧制前刻划在胎的底足上的,一般用楷书体,虽写得不大规正美观,但却表现得自然有力。还有一些和宫廷建筑有关的款,是送到宫里后由宫中玉工后刻上去的,如奉华、风华、慈福、聚秀等。

定窑划花水塘双凫碗

白釉金装口“官”款盘

中国历史上的瓷窑,大多兼烧色釉瓷,定窑也不例外。刘渤说,定窑烧制品种以白釉瓷器为主,兼烧黑釉、酱釉和绿釉瓷等,又称黑定、紫定、绿定。紫定的釉色为带有美丽光泽的酱色,有内白外紫和内外全紫两种,黑定与之类似。这两种定瓷的胎土极为洁白细润,与深色的釉色相映衬。关于紫定和黑定的价值,甚至有人认为其高于白定。明曹昭在《格古要论》中说:有紫定色紫,有黑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价高于白定。

宋代定窑瓷器的鉴定。定窑瓷器胎质薄而轻,胎色白色微黄,较坚致,不太透明,釉呈米色,施釉极薄,可以见胎。由上迭压复烧,口沿多不施釉,称为“芒口”,这是定窑产品的特征之一。

定窑的仿制,从宋到明清、民国、现代一直不断。宋代仿造,其风格自然是宋代的。明清仿品,自有该时代的一些时代特征。近年按照当年图谱所仿烧的一些赝品,胎釉和工艺均难以到位,无论胎质、釉色、分量和工艺等均无法与真品定瓷相比拟。了解了定窑的胎釉、工艺和装饰特点,反复对照真品去审察,是不难将赝品剔除出来的。

图片 12

图片 13

宋朝时,定窑生产的色釉瓷,甚至还曾经被当做礼物送给后妃。宋代邵伯温在其记录北宋轶事的《闻见录》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有一日,宋仁宗到张贵妃的宫殿中去,看到了定州红瓷器。仁宗奇怪地问:你怎么得到的?张贵妃回答说:是王拱辰献给我的。仁宗听完大怒,生气地对张贵妃说:我曾经提醒过你们,不能接受臣僚送的礼物,你为什么不听?怒火中烧,仁宗拿着斧子将那瓷器砸碎。张贵妃又羞愧又害怕,不断地谢罪,好久才得到仁宗的原谅。虽然邵伯温文中并未细致地描述那件定州红瓷器,但既然大臣能用它来讨好后妃,其价值一定不低。另外,苏东坡还有诗云定州花瓷琢红玉,引得后人对定州红瓷浮想不已。

定窑划花萱花笠式盏

图片 14

定窑盘、碗多镶以金、银、铜口,称之为金扣、银扣、铜扣,既掩盖了芒口的缺陷,又增加了美感,还是不同身份的人物享受不同级别的瓷器的象征。据刘渤介绍,定窑瓷器的一大特点就是口沿处往往无釉,这是采用覆烧工艺所致。所谓的覆烧工艺,就是把碗、盘一类圆形器物反扣在窑具上入窑焙烧。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起初定窑是一个匣钵内正烧一件器物,后来发展成一摞匣钵烧一组器物。采用覆烧法后,是垫圈组合式匣钵,可以烧十几件甚至几十件的盘或碗,大大地节省了窑位,增加了产量,节省了燃料,降低了成本。这一烧造工艺还在宋室南迁后,传到了江西景德镇窑。刘渤说。

定窑龙口执壶

宋 白釉金装口“官”款盘 高3/口径10.7/底径5.9厘米

然而,这种覆烧工艺也有其局限性。在烧制之前,为了防止器口的釉粘在窑具上,要将器口的釉镟去一圈,所以出窑后的产品口部都没有釉,这种现象被称为芒口。口部有芒的瓷器,既不美观,还影响其实用功能。定窑盘、碗多镶以金、银、铜口,称之为金扣、银扣、铜扣,既掩盖了芒口的缺陷,又增加了美感,还是不同身份的人物享受不同级别的瓷器的象征。刘渤说,这种工艺使定窑瓷器产生了一种富丽堂皇的美感。天津博物馆中珍藏的这件定窑瓷盘,口缘处镶铜口。

从胎釉的角度,宋代定窑白瓷器鉴定可以从四个方面去鉴定:一、要有玉质感。宋代制瓷追求玉质效应,以有玉质感的为上品。因此,一件定瓷器物上手,首先要看有无玉质感。真品应是釉水莹润,富有灵动之气,就如白玉一般的。二、釉色如象牙之白。五代之后,定窑器施釉前已不施化妆土。所施白釉的釉水为白中闪黄,所以釉面之色呈所谓的“象牙白”色。白定釉面呈半透明状,因为施釉较薄,所以薄处能隐约看到胎色。在器物的折腰处可见积釉呈浅浅的黄绿色。积釉处气泡稀疏通透,大小不一。这也是一个宋代定窑瓷器鉴定时要注意的要点。三、要见“竹丝刷痕”。定窑的制胎工艺中,在胎半干之时,有用竹丝刷子旋修这一道工艺,因此在胎面上就留有一些“竹丝刷痕”。定窑因为施釉较薄,烧成后,在釉薄处透过釉面就隐约可见竹丝修胎所留下的刷痕。这是定窑瓷的一个基本特征之一,在宋代定窑瓷器鉴定时必须特别留意。四、釉面常见“蜡泪痕”。这种“泪痕”是由于上釉不均匀,入烧时釉水垂流所致。垂流釉的下部似蜡泪状凸起,球面下部呈浅水绿色。这种“泪痕”只出现在盘碗的外部。有否“泪痕”也成为鉴定是否宋代定窑瓷器的一个基本特征。

图片 18

定窑在当时虽然是民窑,但也为当时的宫廷和官府提供大量瓷器,这些瓷器被称为贡瓷或者官府定烧瓷。由于定窑名声在外,引来不少仿效者,于是在古董行业内出现了北定南定土定新定之分。南宋时,政治中心南移,定窑也日趋衰落,到元代最终消失。

中国人最懂瓷,也最会玩瓷,从各式各样的瓷器器型中,便可窥见这股十足的“玩劲儿”。瓷器一直都是收藏界的主打藏品,稳居国内古玩收藏市场前列。定窑作为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闪烁过耀眼的光芒,在陶瓷发展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掌握宋代定窑瓷器鉴定的要点,认真观察和比较,不轻易下结论,由浅及深循序渐进,去伪存真,让我们更好的收藏宋代定窑瓷器。

定窑绳纹盖罐

定窑早期多是浮雕莲瓣纹,中期以后是划花、刻花和印花,尤以白釉印花瓷最为著名。馆内的这件藏品,其印花纹饰取材于定州缂丝,印模则受定州石刻技法的影响,因而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北宋时期的定窑瓷器,装饰以刻花、划花为主,还有模印贴花、镂雕、浮雕等,后来则开始以印花为主,尤其是在碗、盘等圆器的内部。印花的线条优美,茂密有序而又层次分明且纹饰多样,如花卉、禽鸟、云龙和婴戏等,其中以花卉最为常见,婴戏纹最为少见且相当精美。

图片 19

婴戏纹分为婴戏莲花、婴戏牡丹、婴戏三果等,其中婴戏三果为定窑所独创。三果分别为寿桃、石榴和琵琶,三个没穿衣服的婴孩,一个骑在树枝上,一个坐在树枝上,一个站在树枝上,都拽着树枝和三个果实间隔排列,十分可爱。

定窑印花孔雀牡丹盘

花卉纹饰中,以牡丹、莲花纹比较多见,其次是菊花纹,布局讲究对称,采用缠枝、转枝、折枝等形式,装饰性极强。天津博物馆中收藏的定窑瓷盘,盘中正是以印花作为装饰。

图片 20

定窑早期多是浮雕莲瓣纹,中期以后是划花、刻花和印花,尤以白釉印花瓷最为著名。馆内的这件藏品,其印花纹饰取材于定州缂丝,印模则受定州石刻技法的影响,因而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瓷盘口沿内印有一周回纹装饰带,盘中印满折枝牡丹花纹。牡丹是富贵花,国色天香,寓意富贵满堂,是中国古代最常见的装饰纹样,深受各阶层人士的喜爱。此盘构图布局严谨,宛如定州缂丝的织锦图案,印花纹饰生动、自然,显示出制瓷工匠制作盘模的高超雕刻技法,是宋代定窑白瓷的代表作。刘渤说。

定窑印花牡丹百褶盘

图片 21

定窑印花犀牛望月碟

图片 22

定窑白釉刻花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