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永远在挖掘市场潜力,走在市场的前面才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同时,风险与利润也最大了!跟着走,只会挨打了……

2008年百年未遇的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并呈愈演愈烈之势,由最初的银行倒闭,到后来实体经济的重创,商品流通正常秩序被打乱!危机下的生产企业开始压缩生产;流通企业降低库存,谨慎经营;消费者也大都持币待购,这种非正常的僵持局面在2008年底达到集中释放,不少商品也降至历史低谷。从经济学上讲:此次金融危机是多年来现行经济体制下所积累矛盾的集中体现,它的爆发,必将加快促使现行供求体制的转化和修订,实现矛盾双方进入一个相对协调态势。从现实意义上说:此次金融危机加快了行业内的洗牌重组,淘汰了过剩产能,促使行业能迈上一个新台阶,能更好的提高竞争能力和综合实力!对于中药材行业来说,做为商品经济体系,它也有着相同的共性:此次金融危机,从宏观上给了中药材行业向下调整的巨大压力,金融、资金等因素制约,使得大大小小制药企业不敢盲目生产,从而影响中药材实际需求(虽然厂家也在生产,但没有了昔日的集中、规模采购,从而造成需求的“相对缩小”假象);外部需求的不畅,直接影响到流通领域商家的的信心,常年经营商、专营商降低库存规模,存货商按兵不动或持币待购,20008年底药市商家总结说:“流通多的不如流通少的,流通少的不如歇着的”;而对于生产者领域来说,中药材经过三年的高潮刺激,时下生产正处于一个大发展时期,2008年多数家种药材将会有不同程度的下调,但以当前经济基础和社会生产力来评估,药价回落应与之对称,但此次金融危机无疑在一定程度上打压了市场人气,助推了市场观望气氛,使得不少家种药材进入了“超低价位”(此超低价位已不能等同于历史的最低价,毕竟社会生产力已有了质的变化)。因此,可以说,2008年的商品经济进入了一个“超低潮时期”,各行各业都在悲观与观望中期待,温总理说的话很好“我们需要的是信心”!
“一年之计在于春”进入2009年伊始,随着厂家、商家库存的大幅下降,身上包袱减轻之后,市价又呈现出超跌之后的反弹。反应在中药材市场:节后呈现出近多半年来少有的涨多降少局面,商家投资热情高涨,市场出现第一轮集体反弹局面,不少品种在短期内价格拉升了30–50%。此番情景,也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人气。从宏观经济理论上来讲:长的、大周期我们看的是方向;中线周期我们看的是操作依据;短线周期我们看的是操作点。2009年的中药材市场大部分品种已无价位风险,大家都是在比拼时间效益,谁在此次周期中,资金利用率高,货物流通速度快谁就是赢家!但当前如此众多的低价品种,大家在选择上也是各有所好,品种价格变化也是百花齐放,遍地开花了!很难形成前几年单一品种所形成的资金与人气合力了!
市场经济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从上到下,从城市到农村,人们的市场经济意识都有显著提高,从2007年“全民炒股”可见端倪,从山药的价格变化也让我们刮目相看,新时期下,中药材市场投资主体和理念都在悄然发生变化。2009年初春药价的百花争鸣,一方面反应出人们投资理念的变化,也更多反应了当前人们投资意识的提高,不仅业内人士擦拳磨掌,不少农民、业外人士都在跃跃欲试,持币观望。2009年,从某种意义上说更是一个全民投资年,是一个“抄底年”!但事物总是分两个方面,大家在积极投资或者说过早投资情况下,往往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事物的正常发展,今春,当大家过早的把价格拉起之时,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农民的错觉,同时,无形之中增加大家的持货成本。因此次价升不仅参与的人数众多、涉及面广,因此,虽然大家都无风险,但想短时间内达到历史高价也难。“小利可获,大利难寻”也许会是这个大周期的特点!
中药材做为商品经济体系,既有商品的共性,又有其自身特性。当前粮价在步步攀高,药价与粮价的矛盾日益突显;工值仍居高不下,药价与工值矛盾还需协调;同时药价又受天气、疫情等不确定因素影响较大,因此,中药材市场是一个充满无限机遇的行业!
中药材第一波反弹行情已过,多数品种出现不同程度涨幅,市场又进入新一轮调整阶段,不久,随着种植情况明朗和货物干度提高,中药材还将又迎来新一轮投资热潮!
2009年是宏观经济关键一年,是”底部”形成与夯实的关键一年,也是中药材市场底部试探阶段。虽然短期内我们看不出有太大的转变,前面的路仍是困难重重,但是,正是因为有了如此难得的历史背景,才创造出如此难得的机遇!危险背后便是机遇!
中药材市场时下刚刚进入低谷时期,仍须一个较长时间的调整阶段,如果说经济我们需要的是信心,那么,中药材市场我们需要更多的是耐心!2009年,值得你我共同期待,2009年虽然这一年可能并未获利,但你却跟住了时代潮流!
在当前如此众多低价位品种面前,选择一至两个自己熟悉的品种,不要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也许你选择的不是最好的,但至少你在抓住了机会!
金融危机对各行各业的影响,是有渗透性、连带性的,此次金融危机不仅对商家心理提出挑战,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许多品种的真实面目。因此,我们更应在低潮时期,用乐观心态去看待事物的变化!
2009年,也许我们不需要太多的信息指导,但我们却的确需要有一个很好的思路和心态去指导。以上仅是个人看法,随心而谈,如对诸君有些许裨益,则不胜欣慰,如有不妥,则自当看客,一笑而过。

2015.12.07 星期一 广州 晴

潘国华闻言说道:

陈晓峰

往往不确定的才是机会,确定的多是陷阱!

下了2天的雨,今天终于迎来了冬日的阳光,虽然天气还是很冷,但中午的阳光晒在身上很舒服。

“说实话,我也看不出什么问题,不过我倒是有两个疑问;第一,根据报告说周光华在临死前曾经发出一声惨叫,我想根据齐飞当时的身手来讲周光华几乎是一下子就被裁纸刀刺中咽喉死掉了,所以周光华的惨叫声是怎么发出来的?第二,齐飞能从大剂量的麻醉剂中那么快地苏醒过来,这和他体内过量分泌的肾上腺素有没有关系。”

2013年6月11日第44届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正式亮相,我们的关注点不单只是放在多少数量的国内画廊和作品参与进来,而更应该借此机会反思国内艺术博览会生态问题。

上周收到日本的邮件,了解到进口到广州机场的危险品从今天开始全面不再受理,这致使很多销售化工危险品的公司物流成本随之涨了不少。

方正闻言说道: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建立了一个博览会为核心价值诉求的系统,交叉形成了三个竞争力:全球的买家资源、好作品、艺术流动效应,这三个竞争力反过来塑造了博览会的品牌。反观近些年的国内博览会,并没有深度挖掘本土买家资源,真正能够打动买家的好作品寥寥无几,整体的流动效应更是没有形成。换句话说,即便是艺术北京也没有形成相对完善的博览会产业链,只是局限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因此并没有形成一个真正具有跨界效应的艺术体验经济链条。国内的博览会还疲命于参展主体招商的初级化整合中,而巴塞尔更多呈现的是开放性的服务经济衍生综合体。

海运进口方面,虽然确认过暂不受影响,但我想再过一段时间,有关暂停的通知会慢慢出台。

“第一个问题,据调查,齐飞行凶的裁纸刀是周光华的,平时就放在周光华办公桌上的笔筒中,齐飞当时是坐在周华光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的,从齐飞露出杀意,到拿起笔筒中的裁纸刀,到将裁纸刀插入周光华的咽喉一系列的动作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就在此时周光华已经发现了齐飞的意图,所以就算齐飞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周光华对于危险感知的本能,所以当时周光华不是惨叫,而是想呼叫求救,但一个字都没有喊出来齐飞手中的裁纸刀便已经刺入了他的咽喉,所以周光华的求救就变成了惨叫;第二个问题我已经向林玥咨询过了,结果正如同潘局您所说,过量的肾上腺素有效地压制住了麻醉药的药效,所以齐飞才会变得‘百毒不侵’的。”

市场是不相信豪情壮志的,即便上海当代国际艺术博览会在2007年开办之初誓言种种,覆盖整个亚太区的国际顶尖艺术展,成为连接东西方艺术的独特平台,为全球艺术市场提供一个独特的机遇,可是在中国现时,停摆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真如业界爆出的2013年不再举办,那么它是死在把上海乃至整个中国视为全球艺术天然的接入新平台设想上,过度想象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实际交易环境。如果没有挖掘国内买家资源,单向度地移植一个外来的艺术博览会,那么效应和效益都不是最大化的,甚至自身面临生存性的问题。突然死亡这个过程并不太漫长,甚至它还没有真正把自身博览会的特性鲜明地烙印在上海这个国际化的舞台上。上海当代国际艺术博览会的停摆,暴露出了中国当代艺术博览会生态的萎缩,长达六年的孵化,这个国际化背景最强的团队在中国并没有找到合乎自己生存的新模式,甚至没有孵化出一条增值效应的特色化寄生之路,因此在中国当代艺术的浅海中搁浅,令人痛心失去这样一个近距离的国际化艺术交易平台,同时也让中国当代艺术失去了向国际化平台输出信息的一个出口。上海当代的投资方可能要反省:要么是把中国艺术市场前景设想得过于美好,要么是过于高调,并没有真正接地气,在运营上,并没有把中国巨大的隐性藏家资源释放出来。

如何到那时候,华南地区能用的物流方式,只能是从香港进口,再用危险品中港车转运到华南地区。

潘国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扎根于国内的艺术博览会要成功,首先要把自己认定为艺术运营商,至少在运营策略上,一方应该是全球化资源的真正介入,另一方应该是基于中国买家的运营,而后者显然是运营的重点。但是外资型的博览会可能把精力都消耗在全球化的买家资源,显然这个系统又根本无法做出和巴塞尔博览会明显不同的特色出来。因此全球买家汇聚过来,游戏规则其实在运营上首先就出现了最大的硬伤,同时自然低估了国内艺术收藏群体的挖掘与运营,因此一个两头都无法真正接起来的博览会就很难实现软着陆。实际上对中国当代艺术生态潜在的打击面很大。比如未来的时间段,上海要再次出现国际化团队操盘的博览会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一种将长期空缺,没有机构会再贸然试水中国艺术市场,另一种只能在本土先孵化好一个博览会,然后等着巴塞尔博览会来收购。

现在很多日本工厂都有在东南亚如越南等地设厂,慢慢地华南乃至中国的产能会转移到这些国家,人口红利慢慢不再是中国的优势了。

“齐飞目前的状态怎么样?”

回过头来分析一下今年和本土当代艺术息息相关的已举行的两个博览会艺术北京和香港巴塞尔博览会。虽然今年这两者前后脚举办,基于整个大经济环境以及打动人心好作品的缺席,因此并没有真正让经营中国当代艺术的画廊解渴。但是竞赛多年的博览会二元格局初步形成。前者艺术北京毫无争议地占据了国内艺术博览会的头把交椅,它的价值诉求是基于国内画廊的整合,而竞争力就是对中国现代艺术的跨界资源整合、衍生以及品牌化。艺术北京终于在2013年修成正果,某种程度上已经击退国内最大的同行竞争对手CIGE,原定其今年拟在国家会议中心新址亮相,但也爆出了临时延期,至今没有明确的推进时间,这在以往的博览会生态竞争中出乎人意料,仔细琢磨也在情理中。以往CIGE的动静和气质上都不亚于艺术北京,但是现在出现的例外,也足以说明中国式博览会生存与运营的压力和出路问题。相对CIGE的不明朗,艺术北京做得风生水起,但是四平八稳的风格,仍然凸显了国内最具竞争力博览会的运营视野问题。香港巴塞尔博览会的举办,将对艺术北京是一个更好的参照系,我想这种二元式的竞争关系,或许主导着中国当代艺术某些前景性的东西,这是未来时间段值得观察与分析的隐藏趋势性变化之结构关系。

这就像是人到了一定时期,某些优势不再是优势时,我们必须堂堂正正地去面对,认清自我,放低自我,踏踏实实地练我们的“马步”,因为基础没了,什么都无从谈起。

方正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香港巴塞尔属于优势资源强强整合,国内机构和艺术群体本身对全球化的巴塞尔博览会品牌附加值极有认同感,加上香港作为自由港的独特地标价值,实际上短时期内也彻底解构了国内打造新型的艺术国际化平台的可能性。尤其是,前几年争夺北京或者上海谁成为全球艺术中心论的伪问题可以落下帷幕了。中国当代艺术未来的国际化艺术交易渠道很可能更多地寄情于香港巴塞尔,可能是一种新的聚合方式和新的参照系。

危机来了,是危是机,只有我们心里最清楚,你准备好了吗?

“人不吃饭可以坚持活7~10天,人不喝水可以坚持活3~5天,但人要是不睡觉的话,3天必死,当然,我说的是一点觉都不睡,可目前齐飞已经是连续三天不吃不喝也不睡觉了,就连林玥也拿他没办法了,再加上他体内过量分泌的肾上腺素,林玥说照这样下去齐飞恐怕不会坚持到给他做精神鉴定的时日子了。”

编辑:文凌佳

我是邱比,货代行业里奋斗的角斗士,致力帮助更多的货代同行和外贸工厂伙伴共同成长。分享价值,你在朋友心中会更有价值!

潘国华闻言焦急地说道:

微信和QQ:2290981558,如果你感觉这篇文章对你和身边的朋友有帮助,那就分享或转载吧!

“那你看该怎么办?如果犯罪嫌疑人死在公案机关,会在社会上造成很坏的影响,这个责任不是某个人能够承担得起的。”

方正闻言说道: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如果想让齐飞从狂暴状态中平静下来,恐怕就要求助齐飞身边与他最亲近的人帮忙,如今段天成和李海云已死,段天成的父母悲痛欲绝,我不能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所以不能请他们帮忙,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齐飞远在锦州农村的老父亲齐凤山了,齐飞被成功抓捕归案的时候,我就已经派赵刚去锦州接齐凤山了,不过齐凤山住在锦州偏远的农村,路不好走,人也不好找,所以赵刚这才多耽误了两天,不过在进办公室之前我已经给赵刚打过电话了,他已经成功地接到了齐凤山,并且马上就要进入C城市区了,如果算一下时间,赵刚也应该到了。”

方正话音未落,潘国华办公室内就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敲门声过后,一个年轻的脑袋伸进了潘国华的办公室冲齐飞说道:

“大正,齐凤山我接来了,目前已被我安排在会议室里,下一步该怎么办你来安排一下吧。”

方正闻言站起身来冲潘国华说道:

“潘局,如果有时间您可以把这几本卷宗再好好看一下,看我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事情紧急,我先和齐凤山谈谈,案子一旦有了最新的进展我再来向您汇报。”

说完一番话后,方正就跟随赵刚消失在了潘国华的办公室中,潘国华望着面前厚厚的卷宗摘下眼镜拼命地按揉起自己的太阳穴来。

一进入会议室,一位年过七旬身着深蓝色劳动布中山装的农村老人便出现在了方正面前,方正走到老人的身边说道:

“老人家,您就是齐飞的父亲齐凤山吧?”

老人闻言弓着背站起身来冲方正说道:

“是我,小飞这孩子给政府添麻烦了……”

齐凤山一番话未等说完,顿时老泪纵横地哭了个一塌糊涂,方正见状连忙拍了拍老人的后背说道:

“老人家,您别太难过了,身体要紧,更何况齐飞在作案时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所以我们怀疑他的精神出了问题,为了便于审讯,我们这才千里迢迢地将您请到这里来,您的任务就是帮忙安抚齐飞的情绪,齐飞的精神状态一旦安定下来,我们很快就会给齐飞一个公正的审判的。”

齐凤山闻言擦干了眼泪说道:

“我愿意配合政府,麻烦方警官带我去见一见我那不争气的儿子。”

方正闻言点了点头,冲赵刚使了个眼色后便带着老人一起向特别羁押室的方向走去。

一进入羁押室的大门,负责看管羁押室的刑警高远便向方正三人投来了询问的目光,方正冲高远轻轻地点了点头后,高远这才重新坐回了椅子上,齐凤山望着身陷牢笼中的齐飞,一下子扑到了铁栅前双手紧紧握住包裹着厚厚海绵的钢筋说道:

“小飞啊,你咋这么不争气啊!你给国家和政府添了多少麻烦啊!”

赵刚见状刚想上前拉开铁栅前的齐凤山,却一把被方正拉住,方正冲赵刚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看看情况再说。

果然,铁栅中的齐飞听到了齐凤山的声音后立刻停止了咆哮,站在原地低头望着脚尖渐渐安静了下来,方正见状连忙冲齐凤山说道:

“老人家,您再说一些关于您儿子小时候的事,这样做说不定会让齐飞恢复神智也说不定。”

齐凤山见状流着泪冲齐飞说道:

“小飞呀,爹从小到大没有打过你一手指头,因为爹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可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啊,当年你李婶儿为了供你念书,把自己家里仅有的一头猪给卖了,盼的就是你能出息成才啊!可你现在让我咋回村去跟大家交代啊……”

就在这时,铁笼中的齐飞再次开始焦躁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与平时好像有所不同,齐飞显得非常地痛苦,齐飞拼命地想用双手抓挠自己的身体,不过在三层约束带的‘关照下’,齐飞的身体只能是疯狂地前后蠕动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