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品市场近年来呈现高速发展局面,一路走高的艺术品价格和交易量一方面体现出中国文化产业巨大的增长前景和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也反映出艺术品市场交易管理规范缺失等问题,专家指出,中国艺术品市场乃至文化产业的发展还需要健全的机制作为保障。

伴随着中国的大政府模式的进一步固定化以及国进民退的经济形式,我想体制在未来一段时间仍然有强大的经济资源控制力。

2013年12月23日上午10时,由北京文化局、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99艺术网主办,航美传媒和宗鑫传媒协办的第四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在北京亚洲大酒店盛大召开。在论坛第三单元议题中,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副院长刘双舟发表了题为《税收体制与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主题演讲。

近日,两份由国内外权威艺术市场研究机构发布的《2012年艺术市场报告》在业界引起波澜。由于观察视角和分析数据的不同,两份报告对于全球市场头把交椅花落谁家有不同结论。其实,谁是天下第一只是炒作噱头,对于藏家而言,更关注的是这两份报告都殊途同归地表明,海外艺术市场正在缓慢复苏,对于还处于市场回调期的国内市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利好。

  2013年7月30日,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北京皇城艺术品交易中心总经理吕立新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B405教室举办专题讲座,主题为“齐白石与艺术投资”。

备受关注的中国嘉德2011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11月13日在北京举槌,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竞价,最终,该专场成交额达10.73亿元人民币。2011年秋拍的火爆,再次反映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热度。中国台湾收藏协会副理事长王定乾认为,由于欧洲和美国的债务危机,全球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相对于2011年春拍,市场本来预计今年的秋拍可能将经历一个相对低潮,但是嘉德大观的表现出乎预料。

尽管陈旧的意识形态教条仍然不时出现在官方媒体上,并对诸多事情的运作有某种名义上的约束,但老实说,如今中国的艺术家以及文化界面对的更庞大的问题是如何与掌握了庞大经济资源的体制相处。这个体制到底如何运行?对艺术生产有何影响?

99艺术网现场为您报道。

市场规模第一与拍卖交易老大

  中国艺术品市场到2012年,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二十年,为什么到12年的时候是二十年?我们从1992年北京翰海,当时还不是翰海,北京举办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场艺术品拍卖会,以此为标志,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式开始启动。在此之前,只有荣宝斋这些国有企业才允许买卖艺术品。从92年开始,有了自己的拍卖会,意味着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式开启。可是在这二十年间,我们所走过的历程太快了,西方艺术品市场多少年?二百多年。现在北京已经成为全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一个中心。我们要讲齐白石,齐白石去年已经列为全球绘画交易的第一位,今年又被安迪·沃霍尔超过。

王定乾说:因为整体的下半年环境的走势,尤其最近整个的情况变化,我觉得比春拍的背景严峻的多了,但是也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还能创造10亿的单场成绩,我认为已经是很不错的表现了。

粗略的来看,建国初期,我们学习苏联建立了文化-协会-学院-美术馆的美术体制,即听从政治指令进行艺术品的生产。

CAMS 2013 第四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

此次引起关注的两份报告均出自艺术市场最权威的研究机构:一份由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和Artprice
(全球艺术市场信息网)合作,另一份则由TEFAF(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出具。

  半月前,嘉德有一场小拍,图录到了之后我随便翻看,有一本很薄的小册子。我一看,心机灵一下,封面印的是一张周思聪的《荷花》。这里有一个情结,我在北京,这些年藏画之后,有时候朋友喜欢,喜欢就拿走吧。有时候自己需要用钱,可能会卖掉一两张。因为我想自己买个院子,有一点特别。现在我住的院子也很好,是单位的,过去是皇宫,菖蒲河边上,皇城艺术馆,紧挨着天安门,条件很美。风景在北京城里边是非常美的,但那是国家的,我终归要退休。退休之后我想自己有一个小院,朋友来了喝茶、聊天。我自己藏的一些画,朋友们喜欢,大家都分掉了,有一些钱可以买了。钱够了以后去过户办手续,没想到办手续还要花几十万块钱,我想还需要很多钱,因为马上要办,卡里边已经干净了。我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说给四十万打到我卡上,马上用。十分钟之后,卡上有钱了。因为我不喜欢借人家钱,这些年也是我的一个习惯,不愿欠别人钱。回来后我想我已经没钱了,并且手上也没有什么可卖的东西。这个朋友是搞企业的,是一位女士,她对画不了解,但是很喜欢,这些年听我的建议也买了一些画。后来告诉她,这个钱别还了,给一张画吧。她说可以,因为她知道我手上的画都是好画。我家墙上挂着一张,已经七八年,就是一张周思聪的《荷花》,我摘下这张画给她,说就四十万了。当时至少应该值六十万,无所谓,这个东西她喜欢,她高高兴兴的说“别后悔”,马上就拿走了。她在跟我说“别后悔”的一瞬间,我非常后悔。

除了中国古代艺术品市场的火爆,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近年来也是备受追捧,价格一路高歌猛进。2011年10月2日的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蜕变当代中国艺术的革新与演化创下了超过1.32亿港元的总成交额,10月3日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品拍卖会总成交额达到了3.36亿港元。这两场拍卖会刷新了香港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拍卖的最高总成交额纪录。不过,原北京长风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拍卖师刘新惠认为,当代地艺术品的特性不同于古代艺术品,当代艺术品的高涨的价格也隐藏着不小的风险。

1978年以后的体制在改革开放中出现了变化,一方面是市场带来的外资、民间资本开始进入,新的思潮也开始打破之前的意识形态框架,刺激生在体制内的高阶人群,艺术学院学生中也出现地下艺术、现代艺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财政资金的匮乏,导致体制内机构在新的市场化情况下,要做事而资金不足,甚至本身出现部分解体和瘫痪。所谓85新潮就是这样出现的。

刘双舟:税收体制与中国艺术品市场

TEFAF在报告中指出,2012年的艺术品市场,全球艺术品市场年度销售额下降7%,从463亿欧元降至430亿欧元,销售下降的主要因素是中国市场的萎缩。但是,美国市场的增长抵消了部分中国市场的衰退,2012年美国艺术品市场上涨5%,成交额达142亿欧元。因此,2012年全球艺术品市场占有率重新洗牌,美国以33%的占有率重回第一位(较2011年上涨4%);中国占25%,降至第二位(下降5%);英国仍然保持第三位,占23%(上涨4%)。

  喜欢绘画的人都知道周思聪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是极其崇高的。我们现在所讲的十位美术大师,近代还没有把周先生列在其中,是因为年代比较近。如果年代再久远一点,周思聪先生一定会在这十位大师里,她的重要性在于她开启了我们现代水墨、当代水墨的先河。

刘新惠说:中国古代艺术品数量相对是固定的,不可能再生产,无论是从价值还是从文化角度,大家都有清晰的判断,当折射在具体的艺术品当中,有一个很高的价格,当代艺术品可以随时再生产,它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没有经过检验和沉淀,价格还是有风险。

到90年代早中期,国有体制瘫痪和解体的程度加剧,外资、民间资本则获得长足的发展,同时政府开始强力与国际接轨,加入国际贸易体系中。这导致了中国的地下艺术在体制内无暇关注的情况下野蛮生长,并在90年代中期进入国际展览体系中。而到了90年代末,在新的经济增长周期和土地、财税制度背景下,获得国有经济和民间资本双重支撑的政府财税收入高速增长,让体制内机构重新恢复了能量,之后就出现了进行城市改造美化、大盖文化设施、举办各种展会的热潮。这开始刺激城市雕塑、展览设计、样板间设计等商业艺术的发展。

嘉宾致辞

雅昌的报告则显示,2012年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总额达122.69亿美元,比2011年度增长6.1%。中国市场更是一枝独秀,拍卖成交总额达到50.69亿美元,这一成绩几乎等于法国近十年拍卖收入的总和,超出排名第二的美国市场17.23亿美元。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1.3%,再次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同时,中国成为全球首个连续三年保持龙头地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

  早期大家知道,周思聪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学生,李可染、李苦禅、叶浅予这些老先生都是他的老师。她早先是跟李可染学山水,但很快画人物,她晚年类风湿手变形,握笔握不住,还要画,她就画荷花。在92年的时候,画了四、五十张荷花,我认为这批作品在中国美术史上是登峰造极之作,意义极其重大,开启了当代水墨的先河。

刘新惠认为,虽然中国古代艺术品市场和当代艺术品市场的价格和交易量近年来都是一路走高,但不同于古代艺术品的价值认知度,由于缺乏成熟的经纪人制度等问题,导致当代艺术品的价格并不完全是艺术价值的客观反映,当代艺术品市场的火热恰恰反映出中国艺术品市场存在的问题。他说:其实中国艺术品交易体不成熟就在于中国目前没有相对完善的艺术品经纪体系,中间环节的缺失,让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就很特别。相对来说,人为的东西越多,相对的市场表现就越不稳定。(而)市场的客观表现度越高,市场相对的发展潜力就越大,艺术品本身的价值能够决定市场的终极走向。

同时,民间资本也高速发展,尤其是房地产开发热潮中出现的地产富豪,或出于项目营销需求,或因为炫耀,开始支持新兴艺术、设计的创作和展示。于是在2003年左右,出现长城脚下的公社、今日美术馆数个重要的展览、设计案例。也是在这一年,中国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引起重视。在国内外市场需求刺激下,中国艺术品市场高速发展,个人和民营企业开始收藏艺术品,尤其是投资性的个人,绝大部分将投资艺术品作为逐利手段,导致艺术创作和生产出现一波大跃进。

第四届中国艺术品市场高峰论坛圆满闭幕

由此可见,两份报告对全球艺术品市场的统计范围不同。TEFAF报告对艺术品市场数据的统计范围包括了艺术品拍卖市场、画廊和古董商及其他形式的私下交易。而雅昌报告的统计范围只包括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纯艺术作品的统计数据,即油画、雕塑、装置、素描、摄影、版画、水彩画,不包括古董、匿名文化财产以及家具等。对于目前一二级倒挂的中国艺术市场来说,在全市场上不敌美国也在情理之中。

  没有周思聪,就没有今天的田黎明、史国良、刘大为、冯远、王明明等。这些人现在一平尺画都是几十万,无一不受到周思聪的影响。非常遗憾,她五十多岁不到六十岁就去世了。92年,因为画人物要求要很准确,不能把鼻子、眼画的不在位置上,所以她画不了,就画了这批荷花。这批作品先是在中国美术馆展览,后来拿到新加坡美术馆展览。当时展览的时候震惊了中国美术,观念之新、创作技法。周思聪的这种技法非常新,突破了传统,影响非常大。这批作品92年画完了以后时间不多,大约是93、94年她就故去了。这批作品后来留在了新加坡,这些年断断续续会有一张、两张到中国来。

据有关研究资料统计分析,当一个国家人均收入达到6000美元时,艺术品市场就会兴旺起来,当人均收入超过9000美元时,艺术品价格就会被迅速拉升。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为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带来了机遇,有统计显示,2010年,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量已超过美国跃至世界第一。但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制度建设速度并没有完全跟上中国艺术品价格和交易量的攀升速度,艺术品市场繁荣的背后隐藏了产品玉龙混杂、投资过热等等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祁述裕教授指出,目前亟需出台规范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相关政策,规范艺术品市场的交易和发展。祁述裕说:当然首先是要规范市场,现在我们关于艺术品交易的政策不完善,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现在亟需要出台一个规范艺术品交易市场的指导意见,怎么依法管理艺术品市场。实际上整个文化产业的发展怎么依法管理,都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

近年来党政文化系统,包括党政相关部门和各种国立院校、博物馆和美术馆体系、官办协会、官方媒体系统等,仍然可以利用财政拨款,举办各类文化活动和雇工部分艺术工作者。在半管制、半市场的制度结构下,上述机构还可以利用垄断,设立的牌照资源,在市场中创收。比如宣传部、文化部等提出的美术创作工程、全国美展以及美术走出去的一些筹划,等等。

编辑:韩罗林

东西方艺术品拍卖市场不同的发展趋势取决于其收藏投资文化的显著差异。藏家马未都也认为,目前的中国艺术市场还是投资者居多,这两年的调整期有望将真正愿意参与收藏市场的人留下,从而有助于整体市场环境的建设。

  我家里挂的这张是大概在七、八年前,在山东的一家画廊,我是在网上搜,看到这张画。这个画廊老板我们见面不多,但是也经常打交道,也是好朋友。我问要多少钱?他说一万二,我说便宜点儿,他说一万一。就这样买了当时的一张周思聪。又过了六、七年,这张画就抵了这四十万让这个朋友拿走了,可是拿走这一刻我非常心疼。在我手上过的画很多,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也有,从来没有像这张画这样让我魂牵梦绕,因为它实在是太少了。这些年我琢磨如果再出现类似的作品,我就再想法买一张。就是在半个月前,嘉德出来一张。出来之后这张画在嘉德拍卖的估价是8万-12万,当然这个价格明显是估低的。

2011年10月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构建现代文化产业体系,扩大文化消费,健全现代文化市场体系,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的目标。目前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火热程度,一方面体现出中国文化产业巨大的增长前景和发展空间,但是投资快进快出的市场运作等现象也引发了中国艺术品市场过度资本化倾向等问题的担忧。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祁述裕教授认为,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处在起步阶段,作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艺术品市场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的根源在于文化体制改革没有完成,而艺术品市场乃至整个文化产业的健康发展还需要体制保障。

伴随着中国的大政府模式的进一步固定化以及国进民退(国有企业扩大,民营企业退后)的经济形式,我想体制在未来一段时间仍然有强大的经济资源控制力。但是也要看到,由于中国目前体制的混合特质半市场、半管制状态,出现的很多事项都是混合性的。如私人、私人经济成分和官方体制合作进行;或者官方招标,私人完成相应的工程人物,并付出市场价格;或官方仅仅出具名义,私人购买名义,并自行组织,等等。其次,尽管近年来官方机构获得的财政资金增多,获利有所增长,但在整个社会层面,民间机构的增长更为显著。因此,相对地位还是在下降,其中特殊的是巨型国立艺术机构,其资金更为充足而且品牌显著,可以获得市场化高租金,从而保持了较高收益和知名度。

中国市场的春天还有多远

祁述裕说: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繁荣在很多地方不太正常,原因有管理体制问题,有管理本身的问题,也有这个市场刚刚兴起,不太成熟的问题。文化产业的发展跟文化体制改革是相同步的,我们的文化体制改革到现在也没有完成,所以希望文化产业在完全的市场经济条件来从事活动也是并不现实。很多问题,市场表现出来的是个表像,深层是一个体制问题。

编辑:admin

海外艺术市场自2008年进入调整期,从去年开始出现回暖。四年的时间里海外艺术市场经历了哪些调整从而迎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呢?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研究所胡懿勋教授告诉记者,第一是价格回归理性,今年相当多的著名海外艺术展出现了大量1万美元以下的作品,这对于艺术欣赏能力本身就傲居全球的西方观众来说,是一个购买力的刺激。第二是市场服务更加完善,数年的调整期,使西方艺术市场有时间慢慢完善以往因为成交量放大而忽视的细分市场。第三是西方知名拍卖行和藏家对自身的信誉和诚信更加重视,使在新兴市场中感到迷茫的收藏新贵纷纷进入西方市场以规避本国市场体系不完善的投资风险,这在近两年来中国藏家大举进军海外拍场可见一斑。第四是西方艺术市场注意市场的培育,已经历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投资艺术市场的疯狂,海外市场之所以还能健康发展源于注重对市场本身的经营和培育。这点尤为值得中国学习。

编辑:颜媛媛

欧美艺术市场复苏难免让国内市场人士发出疑问,西方的冬天已经过去,东方的春天还会远吗?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分析师贺雷表示,2012年,西方市场的快速回升给全球艺术市场注入一剂强心针。中国艺术市场进入整整一年调整期之后,2013年应当被视作一次机遇,尤其是面对近几年由于人为因素不断膨胀的价格,业界应从中认识到中国艺术市场拍品本身的优势,精耕细作。目前大拍卖公司和上海市场都在努力细化拍卖的分类,有针对性的服务藏家和市场。这也有助于中国艺术市场朝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编辑:陈荷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