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大作沙发拥有两种性格,

图片 2

图片 3

新年刚过,湖北美术馆就火了。一篇被网友誉为神吐槽帖的文章在微博上一日内被转发、评价上万次,调侃自己去湖北美术馆参观的感受。首遭吐槽的是一件曾获得某评选装置影像组十强的作品,发帖者叨叨大妈你们怎么能就这样把衣服晾在外面,这还在营业呢忍了很久去问工作人员,他们说这是行为艺术!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不少作品被吐槽有土鳖无法理解的艺术内涵,其中还不乏名家之作。

一张《父亲》让他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

一面艺术,一面科学。

1980年代末,在上海的一间小画室里,有一个人每天在画布上重复画着十字,画了30年都没有终止。他是时间的英雄丁乙,30年,他从一个玩具厂工人,变成中国抽象绘画先驱。

《七彩云树》 资料照片

这是一个很吊诡的现象。不少网友跟进调侃,称自己是艺术的土鳖,要远离艺术做正常人;而湖北美术馆方面则认为传统、现代、实验等多元价值取向的展览不一定能取悦所有观众,有的观众看不懂才正常。一切似乎都在自圆其说的范围之内,可当此二者相互遭遇,却让事情多少有些尴尬观众的吐槽更像是在质疑艺术家你在其中做了什么?提供了哪些创造?而艺术家则表示自己做了很多,只是你们不懂。

赤脚两小时去拜访梦想中的艺术殿堂

艺术的一面,

丁乙

一个城市的迷人之处,除了经济发展的现代化,更少不了令人沉醉的公共艺术。作为人文景观,城市雕塑早已成为城市公共环境中的一部分,世界各地成功的雕塑,不仅具有高度艺术欣赏价值,更能成为城市乃至国家的象征。在中国,目前有成千上万的建筑艺术,但往往是量大烧钱,精品少、败笔多。

在多数人的常识里,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他们的欣赏期待里自然就很关心艺术家做了什么。如今让观众迷惘的,恰恰是艺术家似乎没做什么。看吧,铁衣架、长竹竿晾起的数百件旧衣服,用水墨点染出来的蠕虫状物体聚成的三角形,圆形宣纸上白色胶布覆盖的正方形纱布无论怎么看,它们似乎都太简或太陋,或者太生活化,仅有的艺术处理也不过是在艺术场所做了展览,难怪会引起观众的质疑。

1977年,以最大年龄参加高考

带来瞬间观感的顿悟

1962年,丁乙生于在上海,他的父亲是商店经理,母亲是幼儿园教师,家里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我喜欢上画画可能与早期六十年代的宣传画有关系。我们家对面有一家电影院,每一部电影的海报都由专业人员绘制。这就像是一个展示的地方。电影院门口还有一个广场,有一块大的铁皮宣传画架,每半年或一年换一次,属于大工程。我一看到有画家来就会跑过去看半天或一天。这些画家一般都是专业机构派来的,穿着蓝色的长衫,沾满颜料,这个就是当初我对艺术家的概念。

不久前,世界建筑艺术界的领军人之一、哈佛大学设计研究院院长莫森莫斯塔法伊亲自出山,近20件中外建筑设计大师原创作品在位于鸟巢的主展场集中亮相。随着两年一度的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双年展落幕,被寄予厚望的公共艺术展并没达到预期效果,业内专家更坦言该影响的人没有影响到。

湖北美术馆方面也承认有的作品可能在审美层面上不算很好,同时强调,从学术层面上有的作品很有价值。应该说,这种说法是可以理解的。基于对惯常的、传统的再认识,一些艺术探索常常会颠覆人们原有的审美观念,以达到一种陌生化的冲击效果。但在笔者看来,过度沉溺于此,有时可能会让探索者迷失,陷入一种所谓的学术话语中,本末倒置地用一套玄之又玄的理论观念为失血的艺术背书,这是需要警惕的。

如果没有考上,一生再与艺术无缘

它有纯正的意大利血统,

丁乙在工作室

公共艺术缘何难觅知音?什么样的公共艺术产品能在城市空间中生存?这些问题引发了业界的思考。

有时候,艺术探索更像是自造一座又一座的庐山,深入其中的人常常会以一座又一座的庐山作为参照物,为进一步的探索找到标杆或准绳。当他们穿越过去,很可能已经抵达了生活的另一面,却仍以为尚在艺术的最前沿。此时,普通人反而可能看得更清楚。如今神吐槽来了,无论如何,它表达了一种声音,传递了一种关注,更是一个提醒。

20年后,他成为那里的院长大艺术家背后的故事从1981年因《父亲》成名到2015年卸任四川美院院长,忙碌了35年的罗中立,终于从一个传奇艺术人物,回到了一个自由艺术家。1960年代,少年时期的罗中立第一次来到黄桷坪,几经辗转躺在四川美院附中的宿舍,因为激动而彻夜难眠。这次黄桷坪之旅开启了一个艺术家的传奇时代。1948年,罗中立出生于重庆,父亲常常带兄弟俩去画画。少年时代,哥哥的同学在川美附中念书,为了咨询考学的情况,罗中立从小龙坎出发,舍不得把鞋子弄脏,打着赤脚走了近两小时,赶到黄桷坪。快到黄桷坪时,罗中立在池塘里把脚上泥巴洗干净,穿上鞋。那一夜,下着雨,我通宵未睡,太激动了,我进入了川美附中,还住了下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离艺术殿堂那么近。

保存着古老贵族的风度。

丁乙,1980年高中毕业,19岁的丁乙被上海工艺美校录取,接触西方现代设计与艺术。他刚开始画画时比较主流,像陈逸飞,直到1982年,丁乙在余友涵那看到法国风景画家莫里斯郁特里罗的画册,一直想借,却不敢开口。老师说行啊,那就借给你一个晚上,于是我一晚上没睡觉,临摹了三四幅。丁乙说自己对现代主义绘画技巧的掌握,就是从郁特里罗入门的。

在双年展秘书长罗丽看来,展览的最大亮点是大师们专为鸟巢特定区域量身打造的原创作品,参展的多是建筑艺术界有影响的领军人物,有些获得过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立兹克建筑奖。

编辑:admin

罗中立,1978年画作

有的人迷恋它略带深沉的贵族气质,

1982年是丁乙的第一个转折点。在波士顿博物馆美国名画原作展里,他第一次见到美国抽象艺术作品的原作。毕加索的个展、赵无极在中国美术学院的抽象作品展,对我们当时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无凝是一种刺激,它激发了我们想要寻找和探索新绘画的热情和好奇心。

单看名单确实令人惊艳:鸟巢设计者赫尔佐格,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王澎,SOHO系列的设计师扎哈哈迪德,中国铜雕领域的国家工艺美术大师朱炳仁市民能与一系列大师的作品零距离接触,堪称一场与建筑艺术对话的嘉年华。

看着校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我感觉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有一顶光环。罗中立坐在校门外,等了哥哥同学一整天,天黑了还没有等到。后来,川美有位老师的母亲把罗中立带到男生寝室,让他住了下来。那一夜,下着雨,我通宵未睡,太激动了,我进入了川美附中,还住了下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离艺术殿堂那么近。第二天,热心的同学还领着罗中立参观了校园的展览馆,激发了罗中立对艺术更大的向往。1964年,罗中立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川美附中。在附中的时候,罗中立是班上最勤奋的一个学生。那时候,满校都是政治标语,罗中立只能偷偷翻院墙出去画画。一到星期天早上,他就在食堂里买一个馒头,吃着这一个干馒头,出去画一天。那个时候,学校只有一本画册,是日本出的一套《世界美术全集》,放在玻璃柜里面,罗中立每天围着它转。

有人欣赏它兼具理性与感性的交融,

1983在政肃路工作室

公共艺术的参与性,是双年展探讨和追寻的方向。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双年展的执行主席刘凌宏认为,公共艺术设计要传达出社会的公共精神。以往很多城市做的建筑艺术类的展览展出,存在一个问题,普遍是一种小众的文化交易或是展览形式,与大众的联系不紧密。

70年代,罗中立在达钢厂,与工人在一起

有人欣赏线、面、弧度的进退有度。

丁乙开始抛弃莫里斯郁特里罗的影响,专心画抽象。但他的命运似乎并不顺利。1983年丁乙从上海市工艺美术学校,被分配到一家玩具厂做设计。他不喜欢这份工作,白天上班,晚上画画。八十年代的艺术单纯,没有框架,也没有人管,处在教育体系的边缘。但同时又与诗歌、摇滚等一起形成了一股前卫文化。

中国艺术研究院一位研究员坦言,一线城市能读懂建筑艺术的人都寥寥无几,更别说其他地方。公共艺术必须公众参加,如何让公众最大限度地参与感受公共艺术作品,在中国显然是一道难答的考题。

那届附中的学生就像后来的77级和78级一样,是川美附中办学历史上最优秀的一届。附中毕业后,罗中立响应国家号召,回到四川达县大巴山生活了10年。

扶手靠背

1985年春节期间的一个晚上,丁乙、汪谷青、艾得无等决定办次画展!他们的老师余友涵也特别支持。三月,余友涵、丁乙、秦一峰、汪谷青、艾得无、冯良鸿在复旦大学学生俱乐部办了一次联展,展出了从八十年代初到八五年的部分作品,名为现代绘画六人联展,是抽象画作。虽然展览只持续了四天,观众却达一万人这是自上海解放以来所前所未见的。

最该受到触动的,是城市的管理者。铜雕大师朱炳仁表示,双年展的最大价值,在于直指千城一面现象,我们要思考,公共艺术到底该如何提升城市品质,而不是成为视觉垃圾,或仅仅是阳春白雪,城市建设的规划者对城市的内核精神如何体现?

罗中立回访大巴山邓家

曲中有直、方中带圆,

这次展览给在玩具厂上班的丁乙带来莫大的信心,一边在玩具厂上班一边画画的日子持续三年后,1986年,丁乙考入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这成为丁乙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

城市建设如何体现城市的个性,我们与大师精彩的想象力差距有多远。罗丽表示,透过这些交流,我们更能体会,没有历史、个性和风格,只有建筑堆在一起,那是丑陋的公共艺术,真正的城市雕塑会成为城市的眼睛,能更好地服务于公众与城市。显然,增强公共性和艺术性,提升民众享受公共艺术的品质任重而道远。

1977年,已近而立之年的罗中立,考入川美,他是班上年龄最大的一名学生。那一年,他是允许参加高考的最大年龄,如果没有考中,罗中立这一生也许与艺术无缘。1980年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临近,在重庆三十七八摄氏度的炎夏,激情高涨的罗中立蜗居在川美一个10平方米的阁楼里,开始搞创作。画出了高2米多,和伟人像一样大的《父亲》。1980年12月,吴冠中将参展作品《我的父亲》改名为《父亲》。

与软包相衬得刚柔并济,

丁乙 十示 1991-3 布面丙烯 140×180 cm

编辑:江兵

罗中立 – 父亲第四稿-生产队长转业军人

用现代造型语言来区别坐者身份习惯,

1986年丁乙的画室条件很差,租金只要15元,他自己题了索居两个字:他当时每根线条都是用丁字尺和鸭嘴笔画出,再把颜料填进去。一不小心,丁字尺歪了就会破坏画面。丁乙当时是最刻苦的艺术家。他很穷,也很孤独,因为并没有多少人理解他要从塞尚的起点重新走一下的雄心。他几乎天天晚上都在画画。

1981年,这幅画获得第二届青年美展金奖。罗中立回忆说:《父亲》这张画,中国美术馆收藏,要给400块钱我还差点儿不要。国家馆收我高兴得不得了,愿意送给国家。当时我的工资才31块钱,400块是我一年多的工资。罗中立的名字随之被载入史册。

美学、材质、线条,色彩,

当时,西方现代主义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85新潮让年轻的艺术家们心潮澎湃,许多人通过艺术宣泄着心中的苦楚。而丁乙,却决定要走一条理性的道路,做一个严谨的艺术家,他的画布上出现了第一个十字符号。这一年他彻底放弃了对于郁特里罗和塞尚的追随,次年秋,丁乙开始为十示系列作品准备草图。

罗中立大学时代

一系列元素的和谐共生,

丁乙 十示 1992-17 布面丙烯 200x240cm

罗中立大学时代,与丹青在一起

造就了大作沙发的夺人美感。

1988年第一件以十示为标题的作品在上海美术馆的今日艺术作品展出现。十示是印刷业的术语,是精确的象征。在印刷制版时,十字线是图像位置、裁切位置、色彩校准等的基准判断依据。

然而,一夜成名的罗中立总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他对艺术的渴求远远无法在国内环境中得到满足。作为中国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983年底罗中立成为第一批公派留学生,前往比利时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觉得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机会出国了,每个地方都不想漏过,一张张地读画、做记录,那是转型期的开始,对我来说充满了新奇、渴望,如饥似渴。

科学的一面,

丁乙说:那是有目的的,当时我已经看到了主流的倾向,即表现主义,而我就想要走一条理性的道路。1988年最初的三张《十示》还是宣言式的,真正达到信念非常坚定是从1989年,一张作品需要两三个月才能完成,如果没有这种坚定的意志,一种自我确定,你肯定还是在画草稿,或者是画比较快的东西。

罗中立在卢浮宫临摹

带来身心的愉悦。

丁乙 十示 1998-7 成品布面丙烯 140x160cm

90年代,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因为地理原因四川美院不复80年代的辉煌,一大批中国当代艺术界最著名的艺术家选择走出西南,前往北京。川美所在的黄桷坪日渐没落。罗中立一直守在那里。

弹力框架是骨骼,

整个十示系列的产生,就是一个重复的过程。要让绘画不像绘画,我想好走一条边缘的路线,要将绘画与设计进行嫁接。周围的同学与老师都认为我走错路了,基本没有受到好评,觉得画都不像画了。但是我非常坚定,内心也有点窃喜。

罗中立与儿子罗丹

表面是皮肤,海绵是肌肉。

从1988年起,丁乙每天在画室里重复着这项简单却又极度挑战身心的劳动,从未间断过。丁乙越来越确信:我是要站在一个对立面,少数派,表述不同的观点。我在1993年就意识到抽象艺术在中国始终是一个少数派,是主流边上的一个支流。

1997年,川渝分家,川美很多师资力量到了成都,黄角坪几乎到了最低潮。罗中立被委以重任,重振川美。他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批公费出国留学的学生,回国后,老院长叶毓山就找他谈过,经过民意选举,1998年罗中立正式上任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开启重庆川美新时代。此时距离罗中立1977年考上川美,已经过去了20年。

大作功能沙发内部支撑系统

1992年丁乙在虹桥许家宅工作室

罗中立带儿子罗丹去当年自己劳动过的达钢厂

由专业木结构工程师精心筑造,

他当时相继参加了许多国际展览,但寄回来的剪报很难看到丁乙的作品,都是关于意识形态的中国形象类型的作品。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是一个长跑运动员。所有的艺术家都是在走一条冒险的道路,我只是其中一员,用自己的方法在走。

在当院长之前,罗中立连组长都没有当过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很痛苦,欲哭无泪。每当精疲力尽开完会之后,他都会跑到画室里,去闻熟悉的颜料味道。一进画室,我就感到很满足,经常画到忘记吃饭。
尽管罗中立曾多次表示真想明天就退休。管理上的琐碎让他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顾及创作,因为作品是需要一笔一墨画出来的,但自从担任这个职务后,就没有那么多时间画画了。

独创乳胶加弹簧的弹力系统,

1993年,作为当时中国最重要的14位前卫艺术家之一,丁乙入选了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东西方艺术世界开始关注到他和他独特的十示抽象画。这成为丁乙人生的第三个转折点。

罗中立-巴山云雨 200X160 2004-2007年 布面油画

挑选优质整体海绵、真皮,

1993参展45届威尼斯双年展展场

2010年罗中立久违15年的个展开幕。他遗憾错过了10年创作巅峰:这10年本来应该是我最出作品的时候,不管我的艺术经历、或者是人生阅历,都达到巅峰,但因为当了院长,完全没办法专心创作。在四川美术学院院任上17年,罗中立最大的创作也许不是自己的艺术,而是将川美新校区建设成中国第一个最美生态校园。在重庆大学城规划初期,进驻大学城的高校都给政府报了各自征地面积,但全部被缩水,唯独川美,原本规划700亩,后来重庆政府给美院再增加300亩,总面积达1000亩。为此罗中立立下军令状:我说一定给重庆建设出一个符合美院特色的高校出来,让它形成一个艺术标志,但前提是不要催我。

同时根据亚洲人的体型特征,

这之后,他的作品不断出现在博物馆、画廊、拍卖会,甚至是爱马仕的丝巾上。他被认为是中国抽象绘画的先驱,成为了中国现代艺术史中的大艺术家。而他自己,30年来则一直专注于解构、探究和重复十字符号,甚至一天都没有变过。

罗中立与建设中的四川美术学院新校区

遵循人体工学设计,

工作室细节图

罗中立与建设中的四川美术学院新校区

塑造出母亲臂弯般的包裹性和回弹力。

十年前,丁乙问过一位法国画家,他的回答是每个人都想成为毕加索,但是毕加索想成为达芬奇。在二十年前,我还是艺术青年,文青,愤青的时候,你不可预料今天的艺术现实,我当时只想成为那个穿着长衫爬在梯子上在广场上画宣传画的画师,结果不小心成为了艺术家。

学校保留了原住居民的生活原貌:有猪,有羊,还有以前的老房子;各种果木、水稻、红薯、油菜构成了川美新校区的桃花源。每到农作物收获的季节,罗中立会抽时间和农民们一起下地劳动。他说,新校区的建设投入了不亚于我画《父亲》及其他代表作那样的精力。

健康指数领先于软体家具市场。

丁乙用三十年时间,一个十字证明了重复的力量,转眼间又过了十年,他说:回望每一年我都会害怕,时间已经消耗不起了,我只能越来越努力。伟大的事业都需要有时间来证明,用时间的概念来证实他们的价值和意义。

罗中立在四川美术学院新校区,与校园里的农户一起劳动

远观是王子,高贵迷人;

丁乙工作室全景图

17年时间,川美早已走出低谷。可是,几十年来外界还是将焦点放在《父亲》身上。对罗中立来说,《父亲》已经是一种过去,一个历史,一个已遗失的符号。任何一个有野心的艺术家,我觉得想法都会跟我一样。我很理解《父亲》是在那个特定年代、特定背景下的作品,但我觉得不要老是往回看,我们应该多往前看。我希望大家看到我当下的创作,看到我的改变。

近处是暖男,贴心守护,

大艺术家?成长与探索时间

四川美术学院新校区

当艺术与功能结合,

Q:你觉得人民大众需要艺术吗?

2015年,罗中立终于卸任,做回一个自由艺术家。此时距离那个考上四川美术学院的时刻已经悄然过去了40年,这是属于罗中立一个人的川美时光,见证了中国艺术界半壁江山的起伏涨落。罗中立自己琢磨了一句座右铭,天气正好,下地干活。天气正好是指今天是一个最开放、创作最自由的时代,下地干活是说他的身体还允许画下去,他怕以后拿不动就画不了了。图片由罗中立工作室提供

爱上它,

A:越来越需要。

有盐APP给大家送福利啦,现在加入有盐1001种生活微信群,就可以:

不需要别的理由。

Q:一句话评论艺术和时尚的关系。

随时抢到DIY、插花、陶艺、音乐、戏剧、亲子等活动优惠券和大红包哦!!

A:在今天这个时代,两者关系密切,没有办法分割。

第一时间Get各种好玩又不贵的活动!!

Q:在平常的生活中,你怎么获取创作的灵感?

扫有盐君二维码,带你入群哈!!

A:不断地创作,便不断地产生灵感。

Q:你害怕电脑吗?

A:嗯…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使命。

Q:你的人生信条是什么?

A:不断地工作。

Q:如果说丁乙的一面是艺术,那另一面是什么?

A:还是艺术。

Q:你人生最快乐的时期是什么时候?

A:创作。

Q:一句话评论上海。

A:今天的上海仍然是灵感之地。

Q:现在科技越来越主导着世界的发展,你觉得未来科技和艺术谁更重要?

A:它们是互为关系的,都很重要。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