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坚持写药匣子上的药名三十年
被称“写药专用户”

  “咳,咳咳……”
  一阵急促地咳嗽声,使正在看书的张姨抬起头来。此刻,小郭手捂着胸口,用力地咳着。原本清瘦苍白的脸上,因没有咯出痰而憋得通红。有气无力地捶了几下胸口,长出了口气,向看着他的张姨笑了笑,转头继续做事。
  “咳咳,咳咳咳……”
  又一阵剧烈的咳嗽,小郭向地上蹲了下去,仿佛要将肺一起咳出一般,用力的咯着,终究还是没有咯出痰来。身子一歪,无力地靠在操作台壁侧,手依旧捂在急剧起伏的胸脯上,喘着粗气。
  小郭抬眼向张姨,在脸上停留了片刻,那眼神仿佛带着他见到了妈妈,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倏然收回了眼神,待剧烈起伏的胸脯恢复了正常后,慢慢从地上站起来。
  小郭今年不满十八岁,初三那年辍学后,远离家人的照顾,独自在外乡打工,帮父母供年幼的妹妹读书。
  接触到真正的农村人,才明白他们的不易,在土里刨食是挣不多俩钱的,有病了往往不舍的看病吃药,多是选择挺着,常常小病成大病,大病而不治。
  张姨的心有些紧,有些沉。这小郭咳嗽好些日子了,总是不见好。怕不是也舍不得花钱买药。
  “郭啊,吃点药没?我看着这俩天咳嗽比头两天厉害了。”
  “姨,前几天我姑来看我,给我拿了好些药,吃了不见好,再没吃。”
  “有病不吃药可不行啊,孩子。阿姨家里正好有药,明个带来你用着。”
  “谢谢姨,不用带,我没事。”
  张姨看着眼前这个微笑说话的孩子,想到要是这孩子的母亲,看到刚才那一幕,怕不是要心疼得抹泪!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心不由地缩成一团。此秋冬交替之际,正是感冒的高发时节,默默祈祷儿子健康。
  “那啥,我这几天嗓子疼,大夫说都套脓了,给开了俩样药,吃了还是疼。”
  说话的是新来的改刀老刘,有点自来熟,正扭头看着张姨。
  “不能吧。你吃那药是大夫给你开的,还是你自己的意思?”
  老刘脸上微微泛红,有些不自然,拧了拧脖子歪头说,当然是大夫了,顺便白棱一眼张姨。
  张姨也不介意的看着老刘:“你这是扁桃腺发炎了吧,打点青霉素或者吃点阿莫西林,用不两天炎症消了就不疼了。”
  老刘哼了一声:“去了开一大堆药不说,还死贵死贵的,钱没少花,病没见瞧咋的。骗人钱的。你老太太懂啥。”
  张姨想,这病已经套脓,一旦发烧,没及时控制的话,有危及到生命的可能,我得给他提个醒。
  老刘啊:“得空去医院看看吧,别耽误了。听说这病要是高烧不退会危及生命呢。”
  老刘一脸的鄙夷,一老太太懂啥。
  “我儿子也得过你这病,就这么治好的。家里还有点药,明我给你带来。”张姨毫不介意地说。
  老刘当下喜笑开颜,嘴上推辞了几次,即没有明确说不要,也没有说要,这让张姨有些头疼。
  第二天早上,张姨还是带上了给老刘的药,拎包出门。
  来到后厨,向小郭招了招手,两人来到衣箱旁,张姨将咳嗽水和红霉素塞到小郭手里,满脸歉意地说:“这红霉素是我前些天没用完的,都是干净的,你别嫌弃。这红霉素一天一粒,够吃四天;这咳嗽水,一天喝三次,记住了。信我就试试,三天后一定会比现在舒服很多,我保证。”
  小郭低头看看咳嗽水:“阿姨这是新的啊!”小郭的眼睛有些潮红。
  张姨点点头:“拿着吃吧孩子,早吃上早些好,别让父母担心。”
  “嗯。”
  “咋,还真当自己是药匣子了!”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声音处,老刘不知何时已站在两人身旁,正歪头嘲笑着看着张姨。
  张姨看见老刘,想起了给老刘带的药,急忙伸手到包里去拿,骤然停止了动作,抬头问:“老刘你这话啥意思?”
  “这能有啥意思。”
  张姨心下思忖,本是好意给药,被误会倒是没啥关系,要是因此犯口舌就不好了,看情况再说吧。于是合上了包。
  “你这是给药还是卖药啊!俺们都是打工的,可买不起你这贵的药,一个月挣的千八百的还不够你这药钱呢。你可找错下家了。”话落响起一片嘲笑声。
  张姨抬头,小郭正惊疑地凝视着自己,笑着说:“郭啊,踏实用吧,这药是阿姨给你的,不是用来卖钱的。阿姨这药是能报销的。”
  小郭看看一脸真诚的张姨,将药锁进了自己的衣柜。
  “来来来,大伙都来,谁想吃药谁上我这来。”老刘说着将一联复方新诺明扔在操作台上。
  手里拿着一联复方新诺明,扬了扬“不够吃我这还有。问张姨,吃不,我这有都是。”
  张姨看着老刘,微笑着说:“谢谢你了,我没病不吃药的。你自己留着吧。你是新农合吧。”
  老刘胸脯一挺,骄傲地说:“对。我报销!不要你钱,吃吧。”
  张姨摆摆手说:“我再多句嘴,这药啊有病才能吃,还要对症吃才有效。再着,是药三分毒,注意别吃伤了身体。别拿药打哈哈呀。”
  看着哄笑的人们,张姨没急没恼地继续:“老刘你误会了。小郭平时没少帮我,何况我家有药,放着呢是浪费,正好小郭需要,在情在理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再者,咱两家的孩子和小郭也差不多大,假如你家孩子不舒服了,你是什么心情!是这样的吧。我既不是卖药的,也不是开药店的。就是想着咱大家能遇到一起不容易,互相照应点,你说对不,老刘!”
  屋里已是鸦雀无声,哄笑声不知何时烟消云散了。

       
上个月月末献完血不是感冒了吗,在学校医院一直看不好,现在是鼻炎加呼吸道感染,每天在学校外面的医院打吊针。已经5天了,感觉快好了。

15:整理药名,15整理药

今年4月,曹金斌的“无公害仿野生丹参中药材生产方法”,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发明专利证书”。
曹金斌今年49岁,从部队复员后被安置到河南省方城县工商局。但他对家乡所产的中药材情有独钟,一有空闲就到山里琢磨,被周围群众戏称为“药匣子”。2002年,他成立了裕丹参研究所并担任所长,从此开始了对中药材仿野生种植的专门探索。
方城古称裕州,所产丹参以其有效成分含量高、药效好而闻名于世,从金代开始就被冠名“裕丹参”,以区别其他产地丹参。为把这一宝贵资源转化为经济优势,
曹金斌从摸清全县丹参种植资源分布情况,选育优良品种入手,跑遍了全县12个岗丘乡镇。为突破人工种植的丹参品质较差,经济效益较低的难题,曹金斌带领研
究人员一年四季蹲在深山野岭,潜心观察,研究丹参在野生状态下的生活习性、繁殖特性、种群更新机制,对在不同生长环境、不同季节采收的药用部分进行检测比
对,从中探讨其质量优劣的奥秘。对比实验最多的年份,他的实验观测点多达178处,每年光鞋子就穿破八九双。
从2000年开始,曹金斌又在野
生中药材分布比较集中、生态环境良好、相对比较封闭的方城县杨集乡龙凤沟承包荒山10000余亩,先后投资60多万元,进行药用植物研究、抚育,并在核心
区建成了占地300多亩、名为“百草园”的药用植物生态园,进行以丹参为主的中药材无公害仿野生种植试验。从光、温、水控制,山坡土质、朝向、坡度选择,
伴生、共生植物群落营造,单一品种种植与多个品种混种,采收时机把握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对比实验。
为营造近似野生丹参的生态环境,曹金斌到处
寻找着可能有利于丹参生长发育、药效积累的共生植物。2001年春,他在拐河镇三岔口的一个陡坡上发现了一株比较罕见的中药材鬼见羽,喜出望外,手脚并用
爬上去,一手抓着旁边的大树,一手用小镢头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了出来。正当他心满意足地双手捧着种株撤离时,脚底一滑,滚到了30多米的山沟底下。
好在山坡上灌木较多,没有大碍,但四肢和脸上还是有多处被剐破蹭破,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他顾不得这些,赶紧把这株来之不易的鬼见羽栽到了百草园中。后来
的试验证明,这一次努力没有白费,鬼见羽还真是适宜和丹参共生的药用植物。
经过8年多的不懈努力,曹金斌的“百草园”已初具规模,园内的中药
材由原来的30多种增加到300多种,成为河南省最丰富的中药材种植资源库,并被河南农业大学和郑州大学药学院确定为教学科研基地。曹金斌和他的合作者们
也最终探索出了一套系统的丹参无公害仿野生生产新方法,并申报了国家专利。
据河南农业大学等权威科研部门化验结果证明,采用无公害仿野生方法
种植的丹参,其有效成分丹参酮ⅡA含量为0.71%,丹酚酸B含量为11%,分别是一般野生丹参含量的近2倍,中国药典规定的是3.55倍和3.67倍。
4月份,曹金斌收到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出的“发明专利证书”,这也是河南省在中药材仿野生栽培领域获得的首项国家发明专利。
目前,曹金斌的丹参无公害仿野生生产新方法已推广近万亩。方城县袁庄村农民杨富贵就是这一技术的受益者。他说:“曹老师的丹参种植新方法就是好,让我每亩增加收入1400元!”去年他种植了30亩丹参,每亩效益突破了3500元。
曹金斌说,他筹建“百草园”进行新技术的试验推广,并把研究成果申报成国家发明专利,只是想借此进一步扩大“裕丹参”在中药材界的影响,吸引更多的企业
和有识之士参与其中,为振兴中医药产业和家乡经济、增加农民收入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作为第一专利权人,他与合作者们已经达成共识,要把这项国家发明专利
无偿传授给方城县的广大药农。
曹金斌的研究成果也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广州和郑州的两家公司已投资7000万元,成立了南阳裕丹参技术开发有限
公司,与他合作开发方城丹参资源。在他的主持下,该公司裕丹参深加工厂扩建项目已于去年11月开工建设,今年9月即可投产。项目投产后可年产保健品、功能
型饮料、化妆品1000吨,丹参饮片1000吨,年实现销售收入可达亿元以上。方城县境内适合推广这种无公害仿野生丹参种植新技术的山岗坡地有50多万
亩,如果全部得以普及利用的话,将会每年为方城县带来数亿元的收入。
曹金斌,这位朴实、憨厚、执着的中年汉子,正在通过他的新发明,让裕丹参产业成为一项富县富民的“金产业”。

图片 1

       
我这次大病了一次,我才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学校医院的医生,真的是只会“写药名”的医生。

15:整理药名

  • 查看
  • 提交
  • 统计
  • 提问

总时间限制: 
1000ms

内存限制: 
65536kB

描述
医生在书写药品名的时候经常不注意大小写,格式比较混乱。现要求你写一个程序将医生书写混乱的药品名整理成统一规范的格式,即药品名的第一个字符如果是字母要大写,其他字母小写。如将ASPIRIN、aspirin整理成Aspirin。

输入
第一行一个数字n,表示有n个药品名要整理,n不超过100。
接下来n行,每行一个单词,长度不超过20,表示医生手书的药品名。药品名由字母、数字和-组成。

输出
n行,每行一个单词,对应输入的药品名的规范写法。

样例输入
4
AspiRin
cisapride
2-PENICILLIN
Cefradine-6

样例输出
Aspirin
Cisapride
2-penicillin
Cefradine-6

来源
习题(7-8) 医学部 2010 期末试题 臧家瑞

 1 #include <cstdio>
 2 #include <iostream>
 3 #include <cstring>
 4 using namespace std;
 5 char a[10001];
 6 int now;
 7 char b[1001][1001];
 8 int main()
 9 {
10     int n;
11     cin>>n;
12     for(int i=0;i<=n;i++)
13     {
14         gets(a);
15         int l=strlen(a);
16         if(a[0]>='a'&&a[0]<='z')
17         {
18             a[0]=a[0]-32;
19         }
20             for(int i=1;i<=l;i++)
21             {
22                 if(a[i]>='A'&&a[i]<='Z')a[i]=a[i]+32;
23             }
24         for(int i=0;i<=l;i++)
25         {
26             b[now][i]=a[i];
27         }
28         now++;
29     }
30     for(int i=1;i<=n;i++)
31     {
32         puts(b[i]);
33     }
34 return 0;
35 }

 

15:整理药名 查看 提交 统计
提问 总时间限制: 1000ms 内存限制: 65536kB 描述
医生在书写药品名的时候经常不注意大小写…

  图为“瘦金老人”高荣昌潜心研究书法

        我先后去过校医院三次,每次都是不同的医生。

  从小与书法结缘,当过小学老师、农机修道厂的工人、医药公司职工,在那个年代,所从事的行业没有一个能与“书法家”这个词搭上边,但每在一个新的单位,他都能将书法爱好融入到自己的工作之中。

       
进入医院后,首先付一块钱,挂号费,然后上二楼,去找医生。推开门进去,是一个老头。紧着着会问你怎么了。他不会邀请你坐下,我就一直站着。我就大致的形容了下我这段时间的症状:鼻塞i,咳嗽,有痰。医生再问你,你觉得你是怎么了。我说,我觉得我是感冒了,还有点咳嗽。医生头也不抬,直接在一张纸上填写好我的个人信息,下面直接就是药名,然后交给我,下去拿药吧。整个过程也许只有不到3分钟。我拿着单子就下楼取药了。打一折,很便宜,也就付个一块两块的。

  翰墨飘香六十载,他先后研习“启体”、颜体、何绍基的书法体例,尤其是最近几年,在瘦金体上大有成就,他就是人称“瘦金老人”的承德书法家高荣昌。

       
拿到药后,发现是VC银翘片(袋子上写治感冒的),还有什么一个白瓶子里装的药,给我倒出来一点,装在纸袋子里,可能止咳的吧。如果你说过你嗓子疼,医生还会在给你多写一味药——金嗓子喉宝。是的,我们班很多人去看病,只要嗓子疼,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会开金嗓子喉宝。

  和合承德网

       
第一次看完,药两天就喝完了,病情完全没有好转。当时想,可能这药不行,医生说是感冒,那就去外面的药店买些感冒止咳的药吧。自己买了药,花了好几十块,感觉喝完后能好的,于是就开始喝自己的药。喝了几天,没用,决定再去找医生。

  与书法结缘
墨海飘香六十载

       
第二次,是一个中年妇女,进去之后,正在跟另一个女医生聊中午吃什么的事情。看都没看我,直接问,怎么了。我就说感冒,咳嗽,有痰。这个医生更高效,我说完,基本他的药单就写完了,就三种药,还有VC银翘片,加上什么桔梗片,还有另一个忘了什么药了,跟我说了些现在课多不多,同学们都去实习的事情之后,就叫我去拿药。还是一块钱,三盒药,但是拿回来之后,我就没有喝。直接又去外边的药店买药。

  执着,着迷。

       
我记得不知道谁说过,感冒了,一般都要喝点消炎药,于是,我买了阿莫西林,还有止咳糖浆,还有比较贵的感冒药,感觉这次是一定能行了。喝了两天,再加上睡了两天,感觉鼻塞的症状缓解了,咳嗽也慢了很多,觉得这次是对症下药了。

  高荣昌六十载的书法艺术人生可以用这两个词来形容。

       
然后,第二天中午没有课,好久没有去图书馆自习了,病好转了,得赶紧去图书馆学习了,于是就去图书馆学习了。看书没看多久,就感觉自己身体飘,头晕。顿时感觉,这病根本不像好了的样子,好像不是感冒这么简单了吧。于是,决定第三次去校医院。

  从小学一年级的第一节书法课开始,他就对其着了迷,字里行间如行云流水般的魅力吸引着他,除此之外,因父亲对书法有一定的研究,家庭环境的影响,让他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在以后的工作中,虽然所从事的行业与书法无关,但在其单位他都因写的一手好字在单位赫赫有名。

        这次看病 的是一个大妈,我跟她仔细的讲了这两次来看病
的经历,还有拿的药,还有中间自己喝过那些药,大妈好像挺热情的,但也只是听我说说,也没有具体看我什么情况,也直接开始写药名。然后,又叫我去拿药。又是1块钱,这要还是那老一套,就那几样,止咳的,治鼻塞的,化痰的。

  从事小学代课教师,他教书法,严谨的教学态度让他教过的学生不少成为书画名家。“我给学生上书法课的时候,都要求他们把基础打好,戒骄戒躁,只有沉下心来,才能有一定的建树,前一阵和我在北京举办书画展的画家张晓光就是我的学生。”谈及自己当年的代课经历,高荣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算了,看来校医院是不能看我的病了。我还是出去看看吧。我记得学校大门外就有一家内科诊所,就去了那里。医生是个老头,挺随和的,问了问我症状,让我啊几下,又问我喝了哪些药,多久了,头疼不疼,具体哪里疼,有没有痰……。顿时感觉这才是认真瞧病的医生好吧,果然检查够仔细,看看这次是能看好了。说完就说挺严重了,鼻炎加呼吸道感染,吃药好不了了,得打针。打就打呗,只要能好,怎么都行啊。然后就开始,每天去学校外面输液。现在,感觉,快好了,各种症状都明显减轻了。看来再去几天,就能完全康复了。

  在上世纪60年代,工人是一个比较受“追捧”的职业,挣来的工资足以养活一家老小,而高荣昌一家老小都需要他来挣钱养家的现状,让他被迫从一名代课教师转为工人,高荣昌来到了地区农机修道厂,“在厂子我的身份是工人,但业余时间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工厂宣传员,领导知道我的字写得好,就把搞好黑板报的任务交给我了,8米长的黑板报,一写就得用上两三个小时,不用打格,一气呵成,平均每个星期都一块,这项业余工作一坚持就是十八年,从未间断。”谈及在厂子写黑板报的日子,高老的思绪似乎回到了那个时候,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段经历是自己书法艺术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现在想想,为什么学校的医生都那样呢?为什么都是那种态度?为什么就不能认真点,好好看病呢?难道也是像娄老师(见我“一个只会播放视频的老师”)那样的寄生虫,假医生?只会写药名,我都能当了医生。

  药匣子上练就硬功夫

  说起被称为承德市“写药专用户”的那段日子,高老说那是一笔财富,虽然从事着不起眼的工作,甚至自己写过的药名都记不起来了,但正是药匣子上的字体风格成就了今天被书法界熟知的“瘦金老人”。

  1984年,高荣昌被调至市医药公司工作,在原来的单位就是写字好出了名的,到新的单位,领导自然对他的这个特长一清二楚,更不会让他的这个特长无用武之地,“刚到新单位,领导就指派我给承德市各大药店写药名,人参、山药、白术……虽然不清楚每一种药的功效,但用油漆写在药匣子上,必须得一气呵成,容不得马虎,从那会开始到现在,承德市规模较大的药店里,所有药匣子上的药名几乎都是我写的。”因为经常给药店写药名,渐渐熟悉高荣昌的人都戏称他为“写药专用户”。

  说起给药店写药名,高老也有难言之言,甚至遭到不少人的非议,认为他写了一手好字,有些大材小用了,面对各种猜忌和误解,只有高老自己心里清楚,除了生活所迫帮药店写药名贴补家用外,这更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砺。

  潜心研究书法艺术
人送雅号“瘦金老人”

  书法的艺术,也是修心的艺术,多年来,高荣昌心无旁骛,笔耕不辍,在人生和艺术的双重积淀下,先后研习了启功的“启体”、颜体、何绍基体等,并逐渐把颜体、赵体、篆书、瘦金等多种风格的书法从间架结构、重心布局、浓淡体味与人生、社会、生活的情结巧妙结合,把一种平常心、一种离欲感善妙结合。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会,妻子下岗,家里就我一个人挣钱,两个孩子上学还是一笔不小的开始,说心里话,那时候真难啊。”话到嘴边,回忆起当年的点点滴滴,如今67岁的高老依然有些酸楚。

  一面是养家糊口,一面是自己喜爱的书法艺术,在困难时期,面对每天练习书法所需要的墨汁和宣纸都买不起,无奈之下,自己的业余爱好不能丢,用毛笔蘸水在地上也要练习,就这样一点一滴地积累起今天的成就。

  而在高老的书法艺术道路上,他也曾有过困惑,甚至动过想放弃的念头,“刚退休的那两年,尽管写书法写了这么多年,但是跟好多人相比,似乎没有什么成绩可言,那一阵子,无所事事,整天打麻将,感觉整个人都要荒废了,后来经过朋友的不断劝说,还是坚持下来了。”当谈及这一段的经历时,著名诗人、作家白德成道出了其中的根源——高老的书法创作已经进入骨髓,成为其割舍不掉的爱。

  由于高老精于学习瘦金体书法艺术,人送雅号“瘦金老人”,当有人问其中的缘何得其名时,高老欣喜之余淡然地说:“在书法创作的艺术殿堂内,我们都是后学者,更不能倚老卖老,我之所以喜欢别人称呼的‘瘦金老人’,主要在于时刻提醒我珍惜宝贵的时间,努力研习瘦金书体,不能荒废掉了。”

  20米长卷《金刚经》震动京城

  多年来,高老将书法创作和宣传家乡结合起来,先后和我市三位书法名人共同完成了避暑山庄碑文及历时三个月之久独立完成外八庙碑文。

  据记者了解,高老将近万字的外八庙碑文搬上自己的书法长卷并非心血来潮,一时兴起,在书写避暑山庄碑文的基础上,他想用书法的形式向广大市民、游客宣传承德,同时书写完的碑文可以作为专家学者研究承德文物古迹的一个参考。“作为一个书法爱好者,用手中的笔,用自己的方法歌颂祖国,歌颂承德,既能弘扬承德的书法文化,也记录了承德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高老所做的这些,面对朋友一个个竖起的大拇指,他都会谦虚地说上一句“应该的。”

  不仅如此,高老更是将自己的书画展开到了北京,今年8月1日,由人民日报《艺术》杂志社主办的“翰墨了然——高荣昌、张晓光书画展”在北京东交民巷艺术馆开幕,展出高荣昌书法作品30幅,参展的18米长卷《道德经》、20米长卷《金刚经》着实吸引了到访观众的眼球。“作为文化的传播,能把自己的书法带到北京,本身起到了一个带头作用,对于文化的传播和文化的交流都是一个促进作用。”在书画展现场,承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马唯驰对这次展览给予了高度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