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伴儿大家好,我是编辑王燚。

你每天遇到千万人,没有一个真正触动你的心,
然后你遇到那么个人,你的人生就此改变。
可如果爱这个人的代价需要一生的责任与耐心,
你是否也会如Jake般选择为了爱迈出那最艰难亦最勇敢的一步?
他称不上爱情中最纯粹的勇者,因为放弃过。
但在爱里他最终选择赢回自己的真心,
为了烟火般转瞬即逝的那抹绚烂。。
我们不知当美好过后,
剩下的生活琐碎会否让他依然坚定如初,
我们也不能高呼他一定要继续做执着的爱情圣人。
活在现实里,爱在当下,
也许才是唯一的爱情灵药。

在比利时的根特(Ghent)、列日(Liège)、布拉班特(Brabant),还有荷兰的哈勒姆(Haarlem)地区,有一个圣人,名字是:圣巴夫(Saint
Bavon),还有人叫他“根特的巴夫(Bavo of Ghent)”,西文中又被称为 Bavon,
Allowin, Bavonius 以及
Baaf。他生于622年,死于659年,是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圣人。

在汽车行业里,总会有一些艺术品的诞生,这不就在最近又有一件艺术品从摩德纳小镇一家工厂诞生。

在少数以他为主题的绘画中,有两个特征可以很容易地把他辨识出来:右手的剑和左手的鹰,他是训鹰术的守护圣。

那就是帕加尼为菲亚特集团贵公子Lapo Elkann私人订制的Huayra
Lampo
,该车由帕加尼和一个知名定制厂商合作打造,车名“Lampo”,意大利语含义为“闪电”

图片 1

图片 2

下面这张是十五世纪超现实主义大师博施画的圣巴夫。

Huayra
Lampo的灵感来自于一款诞生于1954年的菲亚特Turbina概念车,该车在发动机舱内安装了3个涡轮,最大功率达到300马力,同时它有着非同一般的空气动力学表现,风阻系数低至0.14。

图片 3

图片 4

不过,从玩儿鹰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他的出身不一般。提笼架鸟儿,那可不是贫苦百姓泥腿子能玩儿得起的。

它独特的红白涂装则被帕加尼应用于Huayra
Lampo特别版车型上,搭配意大利国旗3色的车身拉花和刹车卡钳,充满了浓郁的意大利风情。

年轻时的巴夫,是布拉班特的一个贵族二代,放荡不羁。他有一段政治婚姻,育有一女。后来妻子去世,巴夫听到当地名主教阿曼达斯(Saint
Amandus)的布道,突然醒悟到财富的空虚,于是散尽万贯家财,扶贫济困,然后就跟着阿曼达斯去他的修道院皈依了基督教,并追随他在法国和佛兰德斯地区到处巡游传教。

图片 5

有一天,巴夫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一个人,似曾相识,突然,他想起来:这人曾经被我卖为农奴。怀着深重的负罪感,他让那人用锁链拷上自己,带到了当地的牢狱中。

Huayra
Lampo车内以红色皮质面料打底,在中控台上方、座椅等处点缀有红白相间的格子花纹,整体内饰风格与车身涂装融合的恰到好处。

人生的最后时光里,巴夫选择树洞和动物的巢穴作为自己的居所,37岁时离开人世。

图片 6

回想一下,在各个宗教中,像巴夫这样,前半生享尽荣华富贵,后半生传教赎罪的人还真不少。

动力方面,Huayra Lampo仍搭载来自梅赛德斯-AMG代号为M158的6.0L
V12双涡轮增压发动机
,最大功率输出或达到765马力。传动系统匹配7速序列式变速箱。

基督教里还有阿西西的圣方济,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曾贵为王子,高僧鸠摩罗什的父亲是天竺贵族,母亲是龟兹国王的妹妹。

Huayra基础版的售价合人民币2千多万,而这台高订版,这个价格就无法衡量了。看到这里,唉,还是有钱人会玩儿啊,恩,加油吧!

文学作品中,托尔斯泰的《复活》中,主角聂赫留朵夫曾为贵族,后来心中充满道德挣扎;更不要说我们红楼一梦中的贾宝玉了。

也许,只有见过什么叫大富大贵,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空幻虚无?

在人生末年之时,伦勃朗曾经画过一幅圣巴夫的肖像。

虽然不是贵族出身,但和圣巴夫一样,伦勃朗年轻时的生活同样优渥富足,可谓“新丰美酒斗十千”。那时的他,一定愿意与巴夫“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可惜命运无常,两人同样经历丧妻之痛。到后来,伦勃朗家徒四壁,而他的画却进入更高的境界,更深入挖掘人性的深度和尊严。

这样一幅圣巴夫的画像,人物表情的凝重深沉,以及它的内涵与成就,岂不是可与伦勃朗的一系列自画像等量齐观吗?

(有点儿暗,要想看清那只鹰,请您调亮屏幕。)

图片 7

时至今日,圣巴夫这个名字最为人熟知,是因为有一幅艺术史上可位列 top 10
的作品,存放在比利时根特的圣巴夫大教堂中,那就是扬·凡·艾克的《根特祭坛画》,如果你看过好莱坞电影《盟军夺宝队》,一开头那些教士们保护的作品,就是这幅画。我们改天再说这幅作品。

图片 8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在东正教中,纪念圣巴夫的日子是每年的十月一号。中世纪时,根特地区人民交税都是在十月一号,所以当时圣巴夫的很多画像中,他还会拎着一个钱袋子。

看看博施画的巴夫,右手伸到哪儿去了?

至于为什么他的左手会架着一只鹰,已不可考,大概又是什么历史的误会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明:以上文字内容,版权归郑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如果你想给坚持原创和翻译的艺术君打赏,请长按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两个二维码,一个是一套煎饼果子,另一个您随意。】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Share this:

  • Click to share on Twitte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Facebook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Tumblr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Google+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ocke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prin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Pinteres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LinkedIn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Reddit
    (Opens in new
    window)
  • Click to share on WhatsApp
    (Opens in new
    window)

Like this:

Like Loading…